2019年4月号,剧场版『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特辑。

​​揭秘剧场版『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




永冈智佳(第23部『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绀青之拳』导演)

导演、演出家。1983年生。籍贯群马县。入学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部,之后进入J.C.STAFF公司。作为制作进度负责工作5年后,成为自由演出家,参与『元气少女缘结神』等的制作。在『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系列中,从第17部剧场版『绝海的侦探』开始担任演出、分镜协力的职务、参与制作,在第21部剧场版『唐红的恋歌』中担任副导演。在公开的第23部剧场版『绀青之拳』中担任导演。 
取材/构成:小黑祐一郎
取材地/APU Studio
取材日/2019年3月10日
发售日/2019年4月30日
文中插图并非杂志原本配图。

最新作第23部『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绀青之拳』已公开。本次故事以新加坡为舞台。也就是说,在该系列中首次以海外为舞台展开故事。人气角色怪盗基德和京极真作为主要角色在该作中登场,柯南则以「阿瑟·平井」的名字参与进事件中。
『绀青之拳』导演由『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史上首位女性导演永冈智佳担任。永冈导演从第17部剧场版『绝海的侦探』开始,再到第21部剧场版『唐红的恋歌』,一直担任副导演、演出等职务,可谓是『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元老人物。那么永冈导演是以怎样的立场来挑战本次剧场版的制作的呢?对此我们有幸在制作接近尾声时采访了永冈导演。


小黑  您在作为工作人员参与『名侦探柯南』制作之前是否看过该作品?
永冈  中学时有买过第1卷漫画。动画的话也是一开始看过,但进入动画行业后,因为忙于工作,有一段时期没有接触『柯南』这部作品。

小黑  是什么契机让您开始参与『柯南』的制作呢?
永冈  我很喜欢少女漫画,当时特别喜欢由大地(丙太郎)先生导演的『元气少女缘结神』这部作品的原作。虽然那时还只是演出新手,但因为很想制作『元气少女缘结神』就提出了申请,后来有幸参与了制作。结果被那时的制作主任夸奖说「做得很好」。那位制作主任开始负责『柯南』的制作后,让我就此继续担任演出一职,这就是我参与『柯南』制作的一个契机。

小黑  您是从静野先生导演的第17部剧场版『绝海的侦探』开始参与制作的吧。您在『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中担任演出之一、或分镜协力、副导演等职位,具体来说是做些怎么样的工作呢?
永冈  一开始我也只是负责一部分内容,制作『纯黑的噩梦』和『唐红的恋歌』时,静野先生负责作品整体的演出,他做不完的部分会由我来查看。有种每制作一部新作品,负责的部分就会变多的感觉。
M17中,永冈智佳担任了演出一职M17中,永冈智佳担任了演出一职
  
小黑  这里提到的演出是指进行分镜设计稿(layout)检查和原画检查、确认完成度这些事情吗?
永冈  是的。

小黑  有没有和其他作品不一样的困难之处和要点?
永冈  出场人数太多了(笑)。有因为是剧场版作品所需要的部分,也有作为『柯南』本身无法省略的部分。尤其是静野先生会在一个画面中加入超级多的人。

小黑  就是说画面中的出场人物非常多对吧。
永冈  是的。然而分单元格(セル)非常困难。无法从A层分到Z层,而且需要分层很近的单元格时,律表(タイムリミット)完全不够用。这样的话检查就变得很困难。比如我一开始制作的『绝海的侦探』,以宙斯盾舰为舞台,一个画面里会出现20多个人。而且大家都是在活动的。那个时候觉得「因为是剧场版作品,果然和TV版的密度感不一样啊」。总之就是因为出场人数很多,分镜设计稿(layout)变得很困难。我经常因为角色们都在动而得到很好的磨练呢(笑)。
这张图里……的确有20个人(图片仅作“画面中人超级多”的举例用)这张图里……的确有20个人(图片仅作“画面中人超级多”的举例用)

小黑  您作为副导演参与制作『唐红的恋歌』时,负责了很多部分呢。
永冈  是啊,我负责了很大一部分。尤其是剧场版后半部分的镜头很多,静野先生和我两个人分工进行了检查。因为在日程的最后阶段时间不太够了,所以没有具体规定哪部分由谁来负责,都是有时间的人去做。因为相互之间的演出方式很相似,即使交叉着检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小黑  演出们检查后的部分不用给导演、副导演查看吗?
永冈  在这方面静野先生意外地宽松,B、C、D部分都有不同的演出负责,一般演出查看过的部分静野先生不会再查看。最后的高潮部分如果有不对的地方会再提出修改。

小黑  永冈导演您也负责动作戏是吧?
永冈  我负责了很多动作戏呢。

小黑  比如『唐红的恋歌』中您制作了哪一部分呢?
永冈  我在『柯南』里一般负责一开始的A部分。『唐红』的话,我负责了后半部分的大动作戏。

小黑  平次被和叶抱住、用摩托车飞跃过去的那一幕?
永冈  是的。另外在『纯黑的噩梦』里,我负责了一开始的那段公路追逐戏。
公路追逐公路追逐

小黑  由静野先生负责导演的时期,会聚集制作等工作人员,针对表现方式等集思广益。您是否也参加过?
永冈  我去过几次,但没有全部参加。

小黑  大家都会很活跃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吗?
永冈  对,是很自由的氛围。静野先生会听取意见,决定采用或舍弃。

小黑  在作为演出和作为副导演参与『柯南』制作的近5年的时间里,您是否有想过「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导演」?
永冈  我有过「什么时候我也想做一次」这样的心情。但是现在不会这么想了。让我做导演比我想象中要快。

小黑  对于「下一部剧场版就做这个内容」的计划,您是否有参与?
永冈  以新加坡为舞台是由青山(刚昌)老师提出的,一开始就决定好了。「犯人是这个人」的想法是由制作人提出的,我和脚本大仓(崇裕)先生据此进行世界观的构造,大概是这个样子。

小黑  以新加坡为舞台,格斗技等都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吗?
永冈  一开始没有决定好格斗技,但京极和基德的出场是确定了的。有京极在的话,感觉会自然而然地向那个方向发展。

小黑  如果要找一个关键词,大概会是什么呢?例如『零的执行人』的主题是公安。
永冈  我读了脚本后,觉得「谎言」是故事的主题。我认为「所有人都在撒谎」这一点是本作的关键点之一。

小黑  的确是不论敌我,大部分出场人物都在撒谎啊。您本人这次是想做出一部什么样子的剧场版呢?
永冈  虽说故事的主题是「谎言」,但画面方面我想以「非现实感」为主题。『柯南』的剧场版首次以海外为舞台,柯南也用了阿瑟·平井这个名字而非柯南的身份来推进故事,作为舞台的演出,也设置了独特生动的海外感。我认为这就是「非现实感」。用最初从「现实」开始,然后在新加坡展开故事这一设置来让观众感受到「非现实」,最后再次回到「现实」让观众放心。回到羽田机场时,柯南又穿上了平时的衣服。从阿瑟·平井恢复柯南的身份,回到「现实」。
回到现实。回到现实。
  
小黑  啊,原来是这样。是在强调和平时的『柯南』世界不一样这一点对吧?
永冈  是的。很多常驻角色没怎么出场。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几乎没什么戏份,目暮警官和警视厅的人也没出现。小兰也没有和「以柯南身份登场的柯南」接触过。虽然也会有觉得「为什么会没有察觉到呢」的地方(笑)。利用了这些地方,制作出只有这次有的一些东西,强调「非现实感」和「违和感」。

小黑  我拜读了分镜后,感觉登场的外国人制造出一种外国动作电影(洋画)里的氛围。
永冈  是的。我们也谋求了这一点。比起本土电影(邦画),更想做出接近外国电影(洋画)的感觉。英语台词的比重也很大,有种想和平时的『柯南』有所区分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观众对此会有什么样的反响,但我想在这里也突出一下「非现实感」和「违和感」。

小黑  是指稍具特色的作品?
永冈  我想是这样。

小黑  在画面方面有怎样的用意呢?
永冈  整体颜色的色彩饱和度比平时稍稍提高了。比如在一些比较暗的镜头里,角色的颜色不会和阴影色一样暗沉,而是会用比较明亮一些的颜色。这样做是为了紧紧抓住新加坡这个舞台那种不可思议的梦幻感。里昂宅邸内发生的事件也是如此,京极的动作戏本身和现实相距甚远,还有作为本次主要角色的基德,在柯南世界的角色中也是最具幻想色彩的一个角色。比起为了接近现实调暗颜色,我更想用明亮一点的感觉,去突出那种不可思议的梦幻的一面。另外在画面上的着眼点就是与日本不同的新加坡独有的舞台美术。我认为美术设定是本作的一大难点。里昂宅邸等都是我们调查了新加坡当地的建筑物形式后再落实到画面上的。
里昂宅邸里昂宅邸

小黑  从演出的角度来说,在最后的动作戏中,京极背着园子进行战斗的理由没有用语言说明。在剧场版中间阶段,京极他们受到袭击时,想去求救的园子受了伤。京极认为园子会受伤都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够而感到懊悔,高潮部分的打斗中,特意背起园子让她不能离开自己身边。但这点没有用台词进行表现呢。
永冈  我认为这点不需要说出来。还是想让观众观看后自己去感受到这一点。我不太喜欢用台词做过度说明。

小黑  最近的『柯南』剧场版都会比原作先公开一些新情报,本次大家知道了京极的某个秘密呢。
永冈  是的,这也是从青山老师那里得到的一个想法。

小黑  老师是在哪个阶段说要做这个的呢?
永冈  老师读完脚本的初稿之后产生了这个灵感,说「就这样做吧」。然后就在对话中追加了这部分,才有了那个场景的出现。

小黑  本次采访老师时,说是放入了很多爱情喜剧的想法,是这样的吗?
永冈  和原作相关的感情戏果然还是需要老师来把控,京极和园子之间的芥蒂、吵架等都是老师提出的。

小黑  在此次采访前,我拜读了分镜。有些地方是由青山老师亲手绘制的,拜读时会想「原来如此,是这里啊」。青山老师亲手绘制后,会有漫画原作中青梅竹马的表情、姿势和氛围的感觉呢。
永冈  是的。老师亲手绘制的部分很不错呢。另外每年最后都会收到青山老师的原画,非常值得期待。

小黑  今年的原画还没有收到吗?
永冈  老师的原画吗?已经收到了哦!拜托老师画了最后一个镜头的小兰和柯南真是太好了。剧场版完美收尾。

小黑  我在拜读分镜时,看到在剧场版中间阶段有一个镜头写着「一脸严肃的小兰」的说明。这也是青山老师亲手绘制的镜头,画的旁边写着「这个镜头是我画的哦。分镜设计稿(layout)就拜托了」。除了最后一个镜头,老师也画了其他的原画吗?
永冈  老师画了好几个镜头呢。一方面粉丝会察觉到老师绘制的镜头,另外老师绘制的镜头里有特别的含义。本次的小兰一直都在对新一说谎,关于那个镜头,老师一直说「因为那个小兰是真的小兰」,我对这一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青山老师的原画青山老师的原画

小黑  本次的分镜人员非常少啊,只有寺冈(严)先生和金井次朗先生两个人。为什么会这样呢?
永冈  因为寺冈先生从很久以前就说很想做,金井先生也说希望可以参与制作。从我个人来说,本次是我初次担任导演,所以也希望是我尊敬的这二位来制作分镜比较好。

小黑  寺冈先生画的速度很快吗?
永冈  又快又好,而且会认真听取我的想法。理解了我的想法之后将其表现出来,非常值得信任。

小黑  我没有看过至今所有的分镜,迄今为止的『柯南』剧场版里也会这样画吗?
永冈  『唐红的恋歌』也是差不多的程度。『唐红的恋歌』虽然不只是寺冈先生和金井先生两个人,但他们二位是主要的分镜人员。

小黑  本次『绀青之拳』的分镜作业中,是永冈导演您对寺冈先生和金井先生提出希望这样处理分镜、修改完成的分镜这样的推进形式吗?
永冈  是的。我会负责主要的分镜检查。

小黑  分镜的封面上会写上负责的演出家,是每一部分都会写上演出家吗?
永冈  本次是在每个完整部分上写上演出。

小黑  您自身也有负责演出的部分吧。
永冈  我负责了E部分的一小部分。另外我负责了特报和TVCM的分镜和演出。

小黑  关于动作戏的武打场面,您在分镜之前是否有表达希望做出怎样的动作戏的想法?
永冈  这一点在一开始就确定了。动作戏的组合的话,在和分镜讨论时就会商量说「就这样做吧」。最终阶段的滨海湾金沙酒店中的动作戏也是会进行「谁从怎么样的路线上来、谁去往哪个方向」等讨论。不过不让小兰和基德会面这一点是在分镜讨论时就已经决定了的。这点如果不确定下来的话,剧情就无法连贯起来。在此基础上拜托了寺冈先生进行分镜制作。美术设定也是由寺冈先生负责制作的,这一点请一定要报道出来。

小黑  这次的美术设定都是由寺冈先生负责的吗?
永冈  是的。都是由寺冈先生制作的。关于美术设定,原创的场所基本上都是由我提出草稿。我不会画画,但寺冈先生说「想知道永冈导演的想法」。我就把自己的想法,比如「里昂的宅邸是这样的感觉、里昂理想中的城市是这种感觉」之类的,提前传达给寺冈先生,寺冈先生在此基础上完成进一步的美术设定。

小黑  至今为止的『柯南』剧场版中也是由寺冈先生负责美术设定的绘制吗?
永冈  从『唐红的恋歌』开始,去年的『零的执行人』应该也是寺冈先生负责的。

小黑  绘制分镜的同时也负责美术设定吗?
永冈  确实是这样。寺冈先生在绘制分镜的同时也兼顾美术设定。

小黑  去了哪些地方取外景呢?
永冈  滨海湾金沙酒店毋庸置疑,还有市区和具有新加坡独特文化的大排档(大众食堂)。另外还有住宅区。也去查看了豪宅,虽然没有直接使用。去了当地才知道新加坡几乎没有独门独户的房子。到处都是由政府管理的公共公寓。我们去了那些公寓,把那种氛围加入了电影中。
大众食堂大众食堂
  
小黑  那么也可以作为一部观光电影呢。
永冈  当然!(笑)。会产生「看了这部剧场版后,一定要去一趟新加坡!!」这样的想法(笑)。
我想让观众有一起去了新加坡的感觉。

小黑  在『零的执行人』中有专门负责意象底稿设计的工作人员参与了制作,本次有这样的新尝试吗?
永冈  loundraw先生继上一部剧场版后,继续在本部中担任意象底稿设计。和上一部不同的是, 全体工作人员只看了意象底稿设计就能明白本次内容的镜头,会以静止画的形式进行订购。故事的起承转合根据意象底稿设计进行。领会到这点的演出和分镜人员在读脚本前,会明白「这次是这样的感觉啊」,这是目的所在。当然,读脚本是前提。只看文本,和根据彩色的静止画切实反映在画面上,两者得到的印象是完全不一样的。
loundraw 《绀青之拳》意象底稿(图片来自M23场刊)loundraw 《绀青之拳》意象底稿(图片来自M23场刊)
  
小黑  我想请教一下剧场版的容量。我觉得尺数和信息量把控得很好。
永冈  应该是因为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吧,我在制作时听取了多方意见。像剪辑的时候,或出现无法剪掉的地方,我会听取制作人的「这里剪掉比较好吧」这样的意见。我就是像这样一边汲取这些想法一边进行制作的。
本作表面上是动作戏,实际上爱情喜剧的情节很多。在日常情节的部分,也有一些剪辑提出来说不需要的镜头,我会说「虽然可能是不需要的,但还是请保留这部分」。那些平淡的日常情节,观众可能会意外地看得很开心。我们会灵活处理,对这样的情节进行保留。从整体来看,我认为现在的自己已经做到最好了。

小黑  在本次作品中,您是否会有对某个点很在意,或对某个部分很坚持?
永冈  虽然和动作戏完全没有关系,在滨海湾金沙酒店中,会有表演嘛。我想利用这个作为最后高潮的开端。我透露到什么程度好呢……表演那里会有音乐,我设计了在音乐最高潮的时候邮轮突然撞过来的情节(译注:BGM『月の光』,正片1:20:48-1:22:23)。正好就在昨天,终于收到了那段音乐。至今为止都是在没有音乐的状态下进行编辑的,时间非常紧张地进行了再调整。
  
小黑  使音乐和画面相符?
永冈  是的。那首曲子大概有1分半的时长,为了使音乐能在合适的时间点出现进行调整。既不是动作戏,在故事情节上也不是那么重要,但对于逼近新加坡华丽内部的邮轮的那种不安稳气氛,古典乐就显得很重要。如果能成为本次剧场版的象征性镜头就好了。
另外还有一点,在音乐上有一点我不能让步。虽然这也不是故事的主要部分——柯南说「我的名字叫阿瑟·平井」这一部分是致敬了TV版的第2集。那个部分的效果音、BGM、视觉感全部需要做出致敬的感觉。一开始大野(克夫)先生制作了其他的音乐,我提出了想要TV版那时播放的音乐的无理请求,大野先生为此制作了改编版。所以那个音乐出来的一瞬间,观众大概都会一下子进入『柯南』的世界观中。

小黑  原来如此。
永冈  这点可能不同的观众会有不一样的感受,但我想让从早期就开始看『柯南』的人记住这种怀旧感。
アーサー!僕の名前は、アーサー・ヒライだ!アーサー!僕の名前は、アーサー・ヒライだ!
  
小黑  您本人应该也有过「当有一天成为剧场版导演后,我要试着这样做」的想法。那么在本次的『绀青之拳』中是否有达成呢?
永冈  嗯……本次可以说是还没有达成。接下来我也会努力的(笑)。不过,我本来就是想通过电影作品来制作受众范围广的作品。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包括脚本的生动性、新加坡这个舞台等,我遇到了一部非常不错的作品呢。
  
小黑  有没有想让大家都来看看的部分?
永冈  我们在制作出耀眼的新加坡街道这方面花费了很大的工夫,请一定要品味一下和日本不一样的海外街景。
基德单片眼镜中映出的新加坡夜景基德单片眼镜中映出的新加坡夜景
  
小黑  还有动作戏也是吧。
永冈  动作戏也有很多。几乎有一半都是动作戏(笑)。

小黑  身为女性导演却以动作戏为中心,真是不可思议的角色分配呢。
永冈  我本人是最觉得不可思议的那个(笑)。制作的时候我会想,如果由男性来描绘,从京极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可能会过度朝着热血的方向发展。我稍稍减少了这种热血感。我对京极的印象是忍者系的。

小黑  不是凡体肉躯的人类,而是超级英雄之类的吗?
永冈  是的。我也减少了这种感觉的表现。不过最后的时候我觉得没有关系,所以留下了寺冈先生描绘的京极气场。
阿真,你在发光!【?阿真,你在发光!【?
  
小黑  虽然还在制作中,我想请教一下您想做出什么效果的一部作品呢?
永冈  谈不上效果,如果能看过一次后想再看一次的话我觉得就很好了。我们还加入了观看多次时每看一遍都能发现的新关键点。只观看一次的话是无法察觉到的。观看第二次、第三次时,就会有「这里,这个角色实际上是这样反应的啊」之类的观感。

小黑  而且明白了「谎言」之后再来观看的话,观看方式也会不同吧。
永冈  是这样。「谎言」是本作的主题,希望大家在知晓一切后也能再观看第二次、第三次。
作为效果,我认为本次剧场版有做出迄今为止的剧场版中没有做到的新东西。正是因为本次不是平时的日常,不是平时的『柯南』,才能做到一些新的东西。在这点上,如果本作能够和下一作紧密相连就太好了。


图源:猫子
中文翻译:图小图
图文编辑:叶汪汪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