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天会并肩作战?!


监督 山本泰一郎
江户川柯南 役 高山南
赤井秀一 役 池田秀一
安室透 役 古谷彻
为庆祝赤井久违的登场,大家举办了座谈会。
 9月14日播放的「迷宫鸡尾酒(后篇)」录音结束之后,就在录音棚里聊了起来!

原文:




赤井和安室的关系今后也会保持这样吗?


——8月31日开始的3话·迷宫鸡尾酒篇是赤井秀一自2017年11月播放的「涟漪的魔法师」(第881·882话)以来,时隔接近2年的再次登场。久违的赤井·安室齐聚的现场感觉如何?
高山 说实话,我都觉得「真有那么久吗?」(笑)。
池田 是啊。因为有剧场版吧?不对,『纯黑的噩梦』是2016年的,还在前面呢。
高山 可能是因为还有游戏录音之类的吧……。
古谷 池田桑虽然没在『柯南』TV动画里出场,但是来了这个录音棚好几次啊。
山本 好像是的。
古谷 我们3月还在高知一起参加了谈话节目,不管怎么说今年可是“G”40周年,在联动企划中和池田桑见面的机会很多。所以就更没有好久不见的感觉了。(译注:“G”指Gundam,即《高达》。2019年是《高达》40周年。)

——听说古谷桑在作为安室刚登场的时候,因为并立双雄的姿态在录音棚内引起了骚动,还被人拍照。
高山 当初是有这种事呢……。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吧?
古谷 不过这次在录前篇的时候,スワッチ诹访道彦桑*偷拍了我们3个人背影的照片。不过那是为了在前几天的柯南祭(8月17日举办的「名侦探柯南祭in漫画王国鸟取2019」)上展示用的。
(*译注:此处原文为「スワッチこと諏訪道彦さん」,诹访道彦的爱称为「スワッチ」。)
高山 对对,为了预告迷宫鸡尾酒篇……对吧。录音结束后他把照片给我们看,问「可以使用吗」,我还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拍的!」(笑)。

——他们两个人实现了直接的对决是这次讨论的重点之一,在高山桑看来,他们两人是怎样的存在呢?
高山 在柯南看来,赤井桑当然是和安室桑一样,是能够真心依赖的人!只要他们在录音棚里气氛就会紧张起来,看了他们的表演我自己也会激动起来。「成年男性之间的对决」果然好帅呀。
山本 不光是演技,还有声音的说服力。演技当然不必说了,只是听声音就觉得「真好啊!」,就很有说服力。
高山 是的。因为『柯南』是推理·恋爱喜剧作品,所以出场角色主要都是高中生和小学生。因此成年人就很珍稀。虽然小五郎叔叔和警视厅的警察们也是「成年男性」,但赤井桑和安室桑是不一样的……。要说褒义的“男子气概”的话,他们俩可是凤毛麟角呀!
池田 是吗。不不,(对采访者)这问题不应该当着我们的面问啊(笑)。「总觉得拿他们没办法」之类的,没法当面说吧?
山本 没有没有,才没这种事呢(笑)。

——古谷桑在本杂志8月号(点击查看)上说「即使过了40年,和池田桑还是“宿命的对手”」。池田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吗?
池田 有啊,在高尔夫上我们也是对手。古谷桑高尔夫打得可好了。
高山 有那么好?(笑)
池田 我刚听说他开始打高尔夫的时候,开始是想着「就陪他玩玩吧」,结果现在完全没有余裕。什么时候追上来的啊。
古谷 才不是那样呢。池田桑打球时间比我长多了,我们打了十几局,我就只赢了2局。
池田 像这样每次都把输赢次数给记下来,你这人好烦啊(笑)。

——声优·工作人员·相关人员们定期举办的「柯南杯」今年还有吗?
古谷 有啊,还在10月份左右。这次一定要赢过池田桑!
池田 我……没问题。我不怎么拘泥于输赢。

——即使输了也不太会不甘心地说「可恶!!」这样吗。
池田 是的。毕竟『柯南』中的我(赤井)的立场也是比较游刃有余的。感觉在“G”那边夏亚一直被阿姆罗步步紧逼的份,在『柯南』这边全都讨回来了(笑)。
古谷 你又这么说(笑)。
池田 所以我希望原作的展开也是,今后赤井和安室的关系也和之前一样。

——在柯南看来,他和赤井、安室的距离感是怎样的?现在接近正三角形吗?
高山 不,还没到那种程度吧。安室桑的话,柯南和他的关系现在是处于难以更进一步的位置。感觉比起对安室桑本人的了解,他还没有弄明白安室桑所追求的东西。而另一方面,柯南和赤井桑已经是战友了,感觉距离更近。我想柯南是想要更加接近安室一些,探索TRIPLE FACE的真相吧。
古谷 本来赤井就是和柯南君一起行动的了,很犯规啊。明明他一边对安室隐瞒自己的的身份,一边还在做本职工作啊!
高山 而且柯南的父母也在一起,工藤全家都知道这件事啊(笑)。


杀死艾莲娜的两个女儿的怨恨也是?


——那么,迷宫鸡尾酒篇的前篇是以赤井和安室举枪相对的冲击性场景开始的。山本监督对于这一幕是不是非常下功夫呢?
山本 哎呀,当然是的。因为这是让人觉得「是“G”的重现吗?」的一幕啊(笑),是有意想弄得帅气一点。
高山 因为青山(刚昌)老师真的非常喜欢“G”啊。

——在同一帧内“对峙”对二位来说是久违了吧。
古谷 感觉像是自『纯黑的噩梦』以来,终于要一决胜负了。因为安室被RUM逼迫「快点搞到工藤新一的情报!」,所以我想也有这方面的目的,但是赤井突然出现……。我想他还是有些惊慌的。

——赤井好像已经预测到了安室的行动,那也是在黑兔亭事件发生的那天晚上吗?
池田 我自己是那种对于细节设定不想去了解的类型,一直都是凭感觉来的(笑)。
高山 凭感觉就行,好厉害啊。
池田 但是也有些感慨。虽然我和古谷桑在其他作品中共同出演很多,但很多都是分开录音的。实际上几乎没有机会在同一个地方碰面。在『柯南』及其剧场版中能像这样在一起录音,我觉得很不错。……「很不错」这说法好像有点傻,但我们两个人反而都是非常认真的。
高山 反而是怎么回事(笑)。你们超认真的吧!
池田 一边录音,一边觉得「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上次这么认真是什么时候啊」这样吧,心情很舒畅。而且虽然在同一间屋子里录音,彼此的心情却完全不一样。虽然刚才我说「比较游刃有余」,但其实我在心底某处也会想「怎么能输啊!」(笑)。
古谷 那不是在说高尔夫吧。但是该不会赤井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举枪对峙了吧。他还「诶?!」了一声呢。

——从观众视角来说,现在已经知道了不少内情,他们也会怀疑安室对赤井的杀意有几分是认真的吧。
古谷 要说苏格兰那件事的话,其实苏格兰是自杀的,安室也明白。但是,他所怨恨的是以赤井秀一的能力竟然没能阻止这件事发生。虽然观众们肯定会觉得「赤井桑,把真相说出来不就好了吗」。
高山 赤井桑绝对不会说的吧。
古谷 对啊。大概赤井也知道,如果安室得知了真相,「因为我的缘故苏格兰才……」,他肯定会痛苦的。所以,赤井更不会说了。当然,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会暴露的,我想应该不是赤井本人说的,而是从第三人那里听说的。不管怎么说,安室应该会很伤心吧,所以希望尽量在接近结局的地方再揭开真相啊。

——希望尽量推迟这个情节,是吗。
古谷 我果然还是希望能一直和池田桑当对手啊。我想要那种剧情,两个人一度和解,跟柯南君他们共同对抗某个强大的恶势力,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安室重要的人之类的又牺牲了,然后他们再次反目成仇……我有时会觉得这种发展挺有趣的。“G”也是这种发展啊(笑)。
高山·池田 (笑)。
山本 这次从中篇的宫野医院场景前面一点到后篇最后的分镜都是我亲自画的。一边画一边又再次想起「啊,难怪他们在『纯黑的噩梦』里打得那么不可开交啊!」在读原作的时候我还没意识到,但是后来仔细想想,对安室来说赤井可是「把自己喜欢的人的两个女儿都害死了的男人」啊。
高山 不光是苏格兰,也有关于宫野家的旧恨呢。
山本 姐姐明美是被想要潜入黑色组织的赤井利用,结果最后却导致了明美的死亡。而妹妹灰原,则是在神秘列车(701~704话「漆黑的特快列车」)上因为赤井扔出的手榴弹被炸死(译注:这里指的应该是手榴弹炸断车厢导致“志保”“被组织的炸弹炸死”)。所以我想因宫野家而生的怨恨也很深吧。
(译注:青山老师已于2014年对话日2019年对话日明确表明安室对赤井的执念与宫野家、与明美无关。)
古谷 原来如此。小时候和安室很亲密的明美桑,后来却成了赤井的恋人。所以对他们俩来说,明美桑就是拉拉吧。
高山 原来如此~(笑)。但是,说起来小时候的安室桑喜欢的艾莲娜桑,和赤井桑的妈妈玛丽桑是姐妹,那么明美桑和赤井桑就是表兄妹了。该不会他们没有什么亲戚往来吧。他们互相都不认识……值得深思。还是说……他们二人的关系……。追溯这点,也值得思考。

——在宫野医院的回忆场景中,少年安室和宫野家的所有成员都登场了。新CAST则是由少年安室役伊濑茉莉也桑、宫野厚司役中村悠一桑、宫野艾莲娜役林原惠美桑组成的豪华阵容。
山本 声优的选择和以前一样是由音响监督浦上庆子桑提交候选名单(译者注:见浦上庆子访谈,然后经青山老师确认后决定的。我再一次觉得艾莲娜役林原桑的成年音也「好棒啊」。
古谷 小时候的安室在以前的场景中也短暂出现过,那个时候是由我配音的。但这次台词很多,我也不知道自己合不合适。因此这回能由茉莉也酱来配,我真是松了一口气。而且小时候的明美桑也出场了,这样会比较平衡。况且演得非常可爱呀!
山本 艾莲娜桑在以前都是片段出场的,让人觉得有点可疑。但这次出现的是与黑色组织扯上关系以前的她,我想要将人物表现得更加开朗、展现出艾莲娜作为和蔼的家人的一面。
古谷 令人意外的是出演爸爸的中村桑。看多了他演的英雄,头一次听到他配这样沉静温柔的角色,让人觉得「真行啊!」。

——但是艾莲娜也有1帧吓得人心直跳的恐怖表情呢。
高山 这就会让人觉得「是什么伏笔吗?」。如果玛丽桑见到了灰原,也许会有一瞬间觉得「这该不会是艾莲娜的女儿」……之类的(笑)。新的事实相互碰撞,可能会让人过度解读。没法对答案的部分,大家就会越想越多(笑)。

——这也正是『柯南』的精髓嘛。不过中村桑、伊濑桑、还有嫌疑人村上纱菜役的进藤尚美桑,又全都是和“G”有关的人呢(笑)。
山本 这倒不是有意的,大概(笑)。


工藤家的安保怎么回事啊?!


——这次的故事整体怎么样呢?要说推理部分的话,与其说以柯南为主,不如说是以安室为中心的。
高山 是的。因为实际上推动这个事件发生的就是安室桑。只要有安室在(别让叔叔妨碍他·笑),推理就能顺利进展。柯南这边是一边注意着不请自来的安室的动向,一边推动案件尽快解决……我认为是这样。
古谷 委托人诸冈年轻时候私奔的目的地和纱菜的老家都是鸟取县,还真是私心啊。青山老师(笑)。
高山 角色的名字其实也是青山老师以前的责任编辑的名字(笑)。
山本 因为出现了兔女郎店,我一开始看原作的时候还觉得「傍晚的儿童节目播这个合适吗」,咨询了读卖电视台,他们表示「已经明确说禁止触摸了,所以没关系吧?」
高山 照片的话可能会显得很暴露,不过这是动画嘛。
古谷 就算这样,竟然带小学1年级生去兔女郎店,不太好吧(笑)。
高山 哎呀,到地方之前也不知道是这样的店啊。来都来了,再说「小孩回去」小孩也不会回去吧(笑)。再说小兰也是未成年人,其实是不能进去的……就当做是特殊情况吧。

——客串角色们也各有特色呢。
高山 角色们都很有人情味啊。主人和管家虽然是主仆关系,但又好像过度关心,有微妙的距离感。后篇是揭开了令人惊讶的事实的案件。虽说「柯南就是这样」,但为犯人配音的声优们都会在意犯人会被判多重的罪。这次也是,很在意会不会被逮捕(笑)。
古谷 不过,也许下的毒本来就没达到致死量呢。
高山 我也这么认为。
山本 基本上除了真正的坏人以外,我是不太想把他们描写得太坏的。诸冈也好纱菜也罢,虽然说话都闪烁其词,但我都不想把他们表现得那么坏。因此演出时也对此很注意。另外,虽然黑兔亭后篇的最后一个场景是以柯南结束的,但是加上了原作没有的场景,变得更加容易理解。

——然后,舞台就转移到了工藤家。柯南故意把安室给带到了黑兔亭,是为了给他机会让他偷配小兰的备用钥匙吗?
高山 就是用粘土印出了形状嘛。不过我觉得工藤家的门,慢慢推开的话肯定会「吱~」那样响的(笑)。
古谷 那个门又旧又重啊。
高山 当然我觉得安保措施也是完美的,这次是故意全都关了。
古谷 安室会开锁,其实他不用另配钥匙也可以的吧?
高山 但是那样的话就会留下痕迹了。
古谷 是哦,原来如此。

——故事里这段时间工藤夫妇好像是暂时待在日本的,那冲矢是和他们住一起吗?
高山 因为爸爸妈妈都是名人,他们回自己家的事被知道的话会引起骚动吧……。怎么办才好呢。也许是住在酒店里吧。不过反正工藤家房间很多,住一起也可以(笑)。因为动画会夹杂原创集数,故事的顺序和原作不一样。所以即使工藤夫妇在原作里是连续登场的,但动画很多时候就没有出场。

——新一的父母登场很少,那么二位都出场了的「迷宫鸡尾酒(后篇)」就是很重要的回数了吧。
高山 是呀。在二楼的昴桑呢……?这胡子是……?牛奶?柠檬……?有很多看点哦。
古谷 安室对此的反应也值得注意哦。
高山 在后篇中,对前篇出现的二人对峙之前的情况作了描述。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到剑拔弩张的工藤家这紧张的气氛。
池田 果然这种紧迫的故事,虽然有趣但也让人容易疲惫。久违地出场了,气氛紧张了3话或者4话,然后又缓和这样循环,『柯南』就是如此,挺好的。我也觉得很愉快(笑)。


被叫做「小弟弟」有点开心


——这次的特辑中也刊登了赤井和安室的名台词(P.18~19)(详见此微博p4)。请务必告诉我们您喜欢的台词。
古谷 我还是喜欢『零的执行人』那句「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因为这句话突然多了很多粉丝,非常感谢这句台词啊(笑)。再就是「能不能快点…从我的日本离开啊…」这句也很帅!
池田 我的话,喜欢赤井那句「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因为我没有读过原作,拿到台本的时候我还想「啊,该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是这样啊。
池田 所以就准备带着「有点遗憾啊」这样的意味来配了,结果南酱在旁边告诉我「其实还没死哦」。因此心情又恢复了。加入了一点「还不会死呢」、有点装模作样的感觉来配的。

——会让观众们觉得「真的死了啊」的那个版本我们也很想听一下啊。
池田 再就是剧场版『异次元的狙击手』最后那句「了解…」了吧。那个谁,是叫卡斯巴尔吗?(译注:池田老师你冷静一点wwww卡斯巴尔是夏亚的本名、“冲矢昴”的姓名来源)
高山 是冲矢昴啦!(笑)
池田 是吗。他一直说个不停,我只有最后的一句「了解…」。特别轻松,真是一件不错的工作啊。
山本 那正是声音的力量啊!那句我也很喜欢。
池田 不不,是因为有画面的力量。……有时候画面会让我更加有干劲(笑)。
高山 赤井桑叫柯南「小弟弟」(ボウヤ),我非常高兴。
池田 啊,好像是这样。
高山 虽然经常被人叫做「小鬼」「小孩」,但身边的人不会叫柯南「小弟弟」。每次被这么叫都很开心。因为觉得有点被认真对待。当然我也知道「小弟弟」和“G”里那句「因为他是个小少爷啊」也有关系的(笑)。
池田 “G”的那句台词是因为对方本来就是个小少爷,所以才那么说的。在我心里柯南君有点像弟弟版的阿尔黛西亚(夏亚一直牵挂的妹妹)那样的感觉,因此这样说的。
高山 赤井桑对于柯南来说,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能够依靠的人。虽然他刚出场的时候给人冷淡的印象,让人猜不到「他到底是敌是友?」

——那么,关于安室的台词呢?
高山 安室桑的台词果然还是那句「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就感觉「被戳中了!」当然我以前就觉得「这人好帅啊」。有了这句台词以后就完全确信了「啊,这个人真的是公安的人啊」「是可以共同对抗黑色组织的人」。不过,那个时候问「之前我就想问了,安室桑有女朋友吗?」的时候,我一边自问一边自答「『以前』,是多久以前啊~」,结果这时候汽车就已经发动了(笑)。

——(笑)。那么,山本监督呢?
山本 他们的台词经常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而且也有些话是没法直说的。特别是赤井,总让人感觉话里有话。所以,赤井的「了解…」,安室的「初次见面…波本…是我的代号…」这种直白的台词就显得格外帅气,我很喜欢。而且安室说这句台词的那一集是我自己担任演出的,因此特别有感触。
古谷 因为在神秘列车那个时候,安室的公安身份还没有揭开呢。
高山 「说是叫波本,该不会他就是组织的老大吧?出现了不得了的家伙啊」,我当时真是这么想的(笑)。

——对于有关赤井&安室的因缘的故事,高山桑希望今后会怎样发展呢?
高山 要说希望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在苏格兰的问题上达成和解,一同并肩作战去对抗黑暗组织……向这样的方向发展。很难吗?是很难啊~。我也想看只有他们二人的故事啊。实际上要他们坚定地携手合作,我想还要花很长时间(笑)。
池田·古谷 嗯嗯(笑)。
高山 首先,很想看4个人在工藤家的会客室一起喝红茶的场景啊。那之后怎么样了,真的很想演出来。
山本 互相之间把话说到什么程度了呢,让人很有兴趣。
高山 是呀。虽然RUM说「需要工藤新一的情报」,但他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吗。而且我觉得如果安室桑有心的话,早就发现柯南的真实身份了。虽然我想可能是「服从组织的命令而行动的安室桑=波本」……但实际上也可能不是这样。如果他把工藤新一当作「需要从组织手里保护的对象」,那他就得确认新一是否还活着……?我也经常这样想呢~。
古谷 大家还都不知道RUM的本体是谁呢。
高山 发邮件的RUM到底是黑色组织的RUM,还是同样代号的其他人呢……(笑)。「如果这个人就是RUM的话,这么说就会暴露了」「如果朗姆是这个人,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是那个人,又会发生什么事」假设出各种可能性去进行推理会很有趣!
山本 好难。我完全没搞懂。
池田 对,就是搞不懂所以才有趣。
高山 我觉得在剧中,赤井桑是掌握最多情报的人。工藤父亲那边的情报,肯定早就和赤井桑交流过了,如果他们现在住在一起,那会交流得更加频繁才是。
池田 赤井应该是知道的很多吧。但是我可什么都不知道(笑)。

——(笑)。说起来,明年的剧场版,赤井又要出场了……!对于池田桑来説又要消耗很多能量了吧。
池田 是吧。我想轻松点,如果台词尽量少而且又很帅气就好了,我也就是这么想想而已啦(笑)。
高山 诶——!!(笑)
古谷 不说可不行。大家都很期待的。只狙击不说话可绝对不行哦!!



*本访谈刊载于Animage 2019年10月号柯南特辑P20-23,杂志于2019年9月10日发售。

中文翻译/银色子弹·彼方
中文校对/银色子弹·海底
编辑/银色子弹·叶汪汪​​​​
图源/银色子弹·YohoYang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本文图片或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