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是当代之镜”——『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导演 立川 让

​​安室是当代之镜

『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导演  立川 让


「乍一看安室似乎是个无懈可击的存在,但他的内心实际上却非常矛盾」


原文:
访谈刊于Animage 2019年8月号,该期刊载了第41届动画大赏获奖名单,详见https://www.weibo.com/2211414484/HDi4b3zAv。本篇访谈就是基于本年度动画大赏特别制作的。

▼安室对柯南的矛盾心情


——『名侦探柯南』首次获得本次动画大赏的3冠【译注:作品金奖、男性角色冠军(安室透)、曲目冠军(『零 -ZERO-』)】。作为去年掀起人气热潮的剧场版『零的执行人』的导演,您觉得如何?
立川:我本人是第一次参与『柯南』的制作,因为是连载了23年的作品,对于在此之前『柯南』没有获得过第一这点我有一点惊讶。本次夺冠正是因为有原作和TV系列的漫长历史积累吧。如果说『零的执行人』有对提高排名做出了一些贡献的话,我表示十分高兴,与其说我做了什么,不如说其历史积累才是最主要的获奖原因,我认为这是作品的厉害之处。

——您如何看待安室透这个角色掀起的巨大的浪潮呢?
立川:(安室)从第20部剧场版『纯黑的噩梦』开始火了起来,在人气逐步扩大时又推出了『零的执行人』,我认为都是因为各个时机选择得非常恰当的功劳吧。结果还衍生出了「安室的女人」这样的词语,这是一开始完全没有想过的。在过去的采访中我也反复说过,对于初次参与到『柯南』中的我来说,存在「能否好好制作出『柯南』」这样应当克服的巨大障碍。

——虽说如此,但也可以说,正是因为在银幕上活跃的那个安室与「安室的女人」那些粉丝们想象中的形象比较一致,所以才大受欢迎。
立川: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毕竟大家对一个形象会有不同的理解,能够被大家所接受我感到很高兴,对于克服了障碍也感到安心。这两点果然还是很重要的。我觉得有那么多人喜欢上安室是刻画了「柯南与安室的对比」后所产生的附带收获。

——简单来说,『零的执行人』是柯南认识到和自己持有不同信条的安室的正义的故事。即便如此,到最后也绝不赞同。
立川:最后一个镜头是柯南说「你太抬举我了」,然后两人背向对方,这象征了两个人的立场。我最注意的一点是,对于柯南那种纯粹的正义,安室自身的矛盾心情。安室只要是为了「保护日本」的话就可以不择手段,乍一看似乎是个无懈可击的存在,实际上内心非常矛盾。一方面是想要否定目标明确的柯南的行动原理的心情,另一方面是类似于对柯南如英雄般的纯粹力量的憧憬之类的肯定感情。我想要描绘出在这种矛盾夹缝中动摇的安室。柯南不像安室那样是为了大义,而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而不断努力。如果说柯南是光的话,那么安室就是光下的影子。正因如此,在导演影片时我有意识地加入了大量光和影的概念。

——这和福山雅治先生亲自作词的主题曲『零 -ZERO-』的歌词也关联起来了呢。
立川:最后「所以我要寻找  那不存在可能性」这句歌词,描写方法正是包含了不一致、否定和肯定的安室矛盾心理本身。在安室身上,「不存在(零)『完全的正确』」的否定心理与「正义永远不只一种  正义是无限的」的肯定心理经常相互对立。必须在所有情报中取舍选择自己认为对的部分,是反映当今时代的一面镜子一样的人物。

——乐曲制作也是由立川导演您进行指示吗?
立川:不是的,基本上都是交给音乐家们,通过电影剧本进行了解这样子。福山先生的话是事前会给青山老师和制作组交流。比如当时发过曲子的主题想定为「不存在的可能性」的想法、「这里想这样写OK吗?」之类的确认消息。第一次听到成曲时的印象是,整首曲子包括歌词是非常具有现代感的一首曲子。我说这些或许有些不自量力,这首曲子的着眼点非常好,即使是作为创作者也会再次肃然起敬。


▼作为敌人进行刻画时不经意间展露的柔和表情


——接下来我想问一下关于在去年访谈时被严禁剧透的台词,最感兴趣的果然还是「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这句台词呢。
立川:一开始是想着在柯南用足球踢飞从宇宙坠落的物体之前,加入一点柯南和安室的对话。因此青山老师提议说想加入「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这句台词。我们考虑了整体情况,有效利用了这句台词。

——在这句台词之前的「爱的力量真是伟大啊」「安室先生有女朋友吗」也是很有冲击力的台词呢。
立川:是啊。我是想把安室察觉到柯南「不只是个小学生」这一点在某个地方表现一下。也是想把所谓背后灵·新一在此处表现出来。安室也许也感受到了有什么其他的存在。
背后灵(笑)。真的看到了呢(笑)。背后灵(笑)。真的看到了呢(笑)。

——但是,当时剧情还未对安室的出身和过去的经历进行展开,要深入到哪一步也是比较难把握的吧。
立川:是的。原作中安室很少作为公安出现,另外安室的个人外传『零的日常』的漫画连载也是在电影上映之后才开始的。电影制作过程中看了第1话的原稿,试着把「能够反映的地方加入到电影中去」……在全片的高潮部分,柯南&安室在铁轨上开车即将撞上单轨电车的那一幕,安室露出了迄今为止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作画监督对此也头痛得很呢(笑)。
世 界 名 画世 界 名 画

——据说立川导演您参与制作的时候,整体的情节讨论已经完成,您后来有再新加入什么要素吗?
立川:比较大的要素的话是在高潮部分毁坏的海洋之滨。小兰一行人会前往那里并陷入危机这一点是当时没有设定的。如果不陷入危机就不是小兰了(苦笑)。一方面也是为了突出柯南的「爱的力量」,增添了一些惯例的感觉。
在人群中护着小兰的毛利大叔也很有爱呢在人群中护着小兰的毛利大叔也很有爱呢

——确实如此,小兰在或不在海洋之滨,感觉完全不一样呢。
立川:另外的话,由于说明台词过多而延长过渡用的会议场面的调整、释放小五郎时引出高木警官的登场、追加柯南和少年侦探团之间的交流……由于严肃的场景很多,为了让小孩子还有一家人一起过来看电影的人不会觉得很累,尽可能多地加入了温馨的场景。我个人觉得能把一边揉乱头发一边「啊——」的灰原加进电影里真是太好了。我想把总是在应对柯南的无理要求的那种感觉表现出来(笑)。
「啊——」「啊——」

——据说立川导演您本来是想做出更加明快的电影,对于相当成人向的走向一开始也是感到很困惑呢。
立川:是的。只是,青山老师表示「想做出少年侦探团大显身手的电影」,我们对这一点进行了要求并实现了。侦探团的3人用无人机解救了日本的危机时,不仅是照看他们的阿笠博士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高山南女士(柯南配音)也表示了「禁不住想哭呢」的肯定和满意。

——另外,能举例说一下立川导演您自己特别喜欢的场景吗?
立川:嗯……硬是要举一个例子的话,我很喜欢安室站在日本桥上淋着雨想起柯南,露出笑容这一场景。在预告片里也有意识地把柯南的「这次的安室先生也许是敌人」这句台词强调出来,所以我也有「作为敌人进行刻画的时候,不经意间展现安室柔和的表情」这样的考量。
安室柔和的表情安室柔和的表情
——故事一开始的安室,完全是按坏人的感觉在进行刻画呢。
立川:是的。但是,以安室在电话亭眺望朝阳的场景为代表,我们也为「实际并非如此」的结局设计了很多情节。两个人的目标虽然不一样,但走的却是同一条道路。这种感觉如果能够抽丝拨茧地慢慢传达给观众就好了。在达成互相理解之前,柯南也固执地不去乘坐安室的RX-7(笑)。
安室在电话亭眺望朝阳安室在电话亭眺望朝阳

——从去年开始,您大概都是顶着「那个制作『零的执行人』的导演」这个头衔的吧。
立川:说到这个,不久前我去了亲戚的法事,结果那里准备了超级多的色纸,有人请求我说「请在这里签名」(笑)。亲眼目睹了所有亲戚都知道『柯南』的盛况,再次切实感受到「柯南真的是国民动画啊」。

——今后是否也希望继续和『柯南』合作呢?
立川:是的。我认为柯南是一部非常有内涵的作品,作为制作方也学到了很多新东西。如果今后能有再次参与制作的机会的话,我会充分利用起『零的执行人』的制作经验,尝试挑战做出和『零的执行人』不一样的东西。没有动作戏、没有新角色登场、以正统人物营造的浓厚悬疑风,类似于这类的设定就很不错(笑)。



【本来作为小五郎的弟子……】
在本篇开端发生的爆炸恐怖袭击事件中,小五郎被当做嫌疑人。但是,在得知「小五郎被逮捕」的消息后,身为弟子的安室只是若无其事地在波洛咖啡厅门口打扫卫生。通过对于老师的危机却纹丝不动的危险感营造出「和平时不一样」的气氛,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立川导演也表示「这个镜头是想强调一下『这次的敌人』,硬是做出了坏人的表情」
坏人的表情坏人的表情
【时隔12年的剧场版夫妇共演】
2006年『侦探的镇魂歌』以来,小兰兰的妈妈、小五郎的妻子妃律师再次登场。在『零的执行人』中,妃法律事务所的大型液晶电视因IoT恐袭发生故障,立川导演说「当时的美术设定上还是显像管的电视机,心里想『也太古老了吧!』(笑)」。趁着这次『零的执行人』,更新了妃法律事务所的美术设定。
 【在爱车RX-7上的华丽动作戏】
「在一开始青山老师提供图解时,就对安室的爱车RX-7留下了冲破墙壁,在空中飞跃的印象。当时想果然是用来毁坏的啊……!」(立川导演)。之后,古谷徹先生在发布会上说了「明明是国民的税款」的段子,『零的日常』里也有安室一边修车一边感叹「真是发生了很多事啊」的回忆情节。
 【隐藏的人气角色·风见的人情味】
风见裕也是能够接近安室另外一个身份「降谷零」的唯一亲信。在『零的执行人』中,从『纯黑的噩梦』时趾高气昂的形象转变刻画其人情味,引起粉丝们的讨论。「一来是就不打算显露出安室的人情味,所以就让风见承担了这一职责。即使出丑也要跟随前辈,这种坚强的感觉很不错吧(笑)」(立川)


【完】

中文翻译/银色子弹·图小图
文本编辑/银色子弹·叶汪汪
图源/银色子弹·YohoYang
剧照均由编辑重新截取(取自M22 BD),非杂志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