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号,剧场版『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特辑。

​​

揭秘剧场版『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


取材/构成:小黑祐一郎
摄影/平贺正明
取材地/工作场所
取材日/2019年2月26日
发售日/2019年4月30日

小黑:我想先从您与动画之间的关联问起。听说您在学生时代,『BIRTH』首映当天,一大早就去电影院排队了是吗?(编注:『BIRTH』的动画导演与人物设计是由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天才动画师金田伊功担任,是1984年发行的OVA,也上映过剧场版)。
青山:没错,去排队了。那天我很早就出门了,自行车骑得飞快,中途还被警察拦了下来(笑)。
一同:(笑)。
青山:我向警察出示了『BIRTH』的电影票,跟他们解释说「我急着去看这个」。我记得当时警察对我说了句「你喜欢这种东西啊」(笑)。
小黑:(笑)。我知道您看过不少动画,其中您也喜欢金田先生的作品吗?
青山:喜欢。聊到这儿我突然想起来了,『人造人009「第二期」』的片头好像也是金田先生负责的吧?
小黑:原画是金田先生。负责人物设计的芦田(丰雄)先生很尊重金田先生的画风,几乎没有修改。
青山:那个我很喜欢。还有『傻侠士』也是。
小黑:『傻侠士』中由金田先生担任分镜与作画监督。真的是非常出色的作品。在以往的采访中,您多次提到过「喜欢宫崎(骏)先生的作品」,还有就是「喜欢『鲁邦三世』」,原来您也喜欢金田先生的作品啊。
青山:嗯,没错。我非常喜欢金田先生。或许我喜欢金田先生胜过喜欢宫崎先生也说不定。(笑)
小黑:听说您大学时在动漫研究会自己制作过动画,当时您就负责的是金田系作品的作画吧。
青山:没错。你连这个都知道啊(笑)。因为我太喜欢金田老师的作品了,于是自己也试着画了画。比如手这样,跳起来之后就会变成这样(摆出了弯曲双臂的「金田pose」)。
小黑:这是个非常经典的金田pose。
青山:是的(笑)。真怀念啊。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人用金田流了。不,或许还有。有些人在绘制动作场景的时候会模仿金田先生。
小黑:现在依然有人用金田流。这些动画师的技巧已经十分高超,能不被总作画监督全盘修改,从而保留金田流。
青山: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小黑:剧场版柯南M20『纯黑的噩梦』中安室与赤井的打斗场景,制作那个场景的动画师就使用了金田流。
青山:是啊。那种动作场景的鼻祖肯定是金田先生。那么金田先生又是从谁那里获得启发的呢?
小黑:对金田先生启蒙最多的要数木村圭市郎先生——参与制作『虎面人』片头而闻名的动画师。
青山:噢,原来如此。『虎面人』啊。
小黑:另外,金田先生还汲取了荒木伸吾先生与芝加努先生的作画精髓。
青山:噢,原来如此。我特别喜欢『虎面人』的最后一集,作画实在是太厉害了。
小黑:最后一集是小松原(一男)先生负责的吧?
青山:是的。那集的作画实在是太精妙了。真怀念啊(笑)。
小黑:您以前在采访中说过,眼睛高光的画法是基于『战斗机甲萨芬格尔』再加以改造而成的。除此以外,您的画风还有受到过其他动画的影响吗?
青山:有,而且还不少。哪些地方受过影响呢(笑)?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
小黑:比方说透视感,受过影响吗?
青山:没错。受过『BIRTH』的影响(笑)。受了金田先生的影响。
小黑:您习惯于利用透视画法绘制人脸,这一点在您的早期作品中尤为明显。
青山:没错,我常用透视画法。
小黑:您刚出道那会儿的作品,有一种喜爱80年代动画的年轻画家特有的柔和感。
青山:诶,这样的吗?我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笑)。不过我确实是很喜欢动画,可能多少会受点影响吧。
小黑:您喜欢的动画师是金田先生对吧?
青山:是的。我很喜欢金田先生,另外还很喜欢安彦(良和)先生。你不觉得『机动战士高达』剧场版中重做的部分非常惊艳吗?
小黑:没错,真的很棒。
青山:我看了之后,被它的作画震撼得说不出话。要是高达全系列都能以那种水准制作出动画就好了。所以我觉得,『ORIGIN(机动战士高达 THE ORIGIN)』能被动画化真是太好了。
小黑:自从第一个剧场版之后,过了将近35年才等来了『ORIGIN』的动画化吧。
青山:『ORIGIN』的作画也非常棒。希望动画能继续做下去,做到最后。
小黑:您现在还看动画吗?
青山:我一直在看。最近,我比较喜欢『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另外还喜欢『火之丸相扑』。前段时间我还看了『你的名字』,非常有趣。
小黑:那您觉得『轻音少女』怎么样呢?
青山:对,我也很喜欢『轻音少女』,超级喜欢!(笑)
小黑:您在作品中也间接提到了『轻音少女』吧。您自己是否也觉得「哇,发型和园子好像!」呢?
青山:说实话,我觉得不是很像(笑)。
一同:(爆笑)。
青山:漫画里园子的发带被涂黑了,所以不是很像。不过动画里,发带的颜色比较鲜艳,所以比起漫画可能要更像一点。总之,我真的特别喜欢『轻音少女』这部作品。
小黑:漫画中是园子说「组个女高中生乐队吧!!」,不过不久后就发生了命案,所以这一提议没能实现。
青山:是的。
小黑:「漫画中没能演奏成,希望能在动画中实现」,您说过这种话吗?
青山:没说过。
小黑:这么说,那集被制作成动画时,柯南等人在片尾曲中组乐队是动画制作组的特别福利吧。
青山:是吗,真厉害(笑)。你不说我都没发现片尾曲和剧情照应了。不过这的确不是我提出的,应该是动画制作组想出来的吧。
小黑:您自己的作品改编的动画,您是否说过「希望让某人参与制作」或者「负责那个场景的动画师画功不错,请让他多画一些」之类的话?
青山:那倒没有。况且就算我说了也未必能实现。不过对于声优,我倒是表明过「希望能让这个人来」的意愿。
小黑:请您务必详细说说。
青山:赤井就是其中之一。我当时提议道「赤井秀一的声优当然要是池田(秀一)先生」。
小黑:原来如此。
青山:还有新一母亲的声优,我说过「一定要请岛本须美小姐」。
小黑:果然是这样啊,请问是为什么呢?
青山:咦,是因为什么来着?我记得应该是出于某些理由……。
小黑:有一件事我思考八年了,不知道是不是那样。新一的母亲工藤有希子是为了致敬峰不二子吗?
青山:是的,没错。
小黑:有希子这个名字是取自『鲁邦三世』第一季中为不二子配音的二阶堂有希子小姐吧。
青山:是的,角色设计也出自于此。
小黑:果然啊。不过,二阶堂小姐已经停止了声优活动,继二阶堂小姐之后替不二子配音的增山江威子小姐过于资深老练,若是请她替新一的母亲配音,会打破与其他声优之间的平衡。
青山:是这样没错!
小黑:然后,若要论『鲁邦三世』中排第二的女主角,那肯定是克拉丽丝。于是您便得出了岛本须美小姐适合新一母亲这一角色的判断是吗?
青山:是的,没错。
小黑:真是这样啊!耶,猜对了!
一同:(爆笑)。
青山:(笑)完全正确。我本来是打算「让山田康雄先生替(工藤)优作配音」的,可惜山田先生过世了。
小黑:我知道赤井和安室的声优选角的由来,那世良真纯的声优又是如何敲定的呢?
青山:为塞拉配音的井上瑶小姐已经过世了。我又一直想请日高法子小姐为柯南中的某一个角色配音。我和她本人面谈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劲儿地说「想配想配」,所以我就想着要不干脆请她配个重要角色,让她也加入『柯南』大家庭好了。于是,我便请了日高小姐替世良配音。
小黑:『乱马½』被动画化时,您已经是一名职业漫画家了,所以严格意义上讲您并不是『乱马』的粉丝是吗?
青山:我很喜欢『乱马』,不过我也没有刻意去重现这部作品的声优阵容。
小黑:『名侦探柯南』的声优中原本就有好几位曾在『乱马』中配过音,现在随着日高小姐的加入,天道家近乎全员再聚首。
一同:(笑)。
青山:说来也是(笑)。
小黑:高山南小姐、山口胜平先生、林原惠美小姐,还有替阿笠博士和乱马的父亲配音的绪方贤一先生(笑)。
青山:是啊,不过只是偶然而已。
小黑:是偶然啊。我想再问一下,您会提议让自己心目中的合适人选进行配音工作,可是对于动画师的人选,却一次都没有表明过类似的意愿吗?
青山:一次都没有过。自从我成为漫画家之后,就几乎不怎么关注动画师了,所以也不太了解他们。
小黑:您说过「希望能这样画」之类的话吗?
青山:以前说过。有一次,眼睛下方的线有点粗,我就跟他们说「把那个画细一点」。
小黑:TV版早期的有些作画非常有个性。
青山:不过,动画的画风在逐渐贴近漫画。况且,我也一直在为剧场版绘制原画。
小黑:您每年都会亲自负责原画吧。
青山:因为我原本是想成为动画师的。
小黑:您有过当动画师的梦想,热爱作画以至于成为金田先生的粉丝,所以当自己的漫画出剧场版时,就会想亲自负责原画是吗?
青山:就是这样,很想画(笑)。
小黑:给剧场版绘制原画时,先由动画师绘制那个镜头(cut)的分镜设计稿(layout)以及原画,接着您再像作画监督做修改一样,在上面盖一张纸进行作画是吗?
青山:没错。
小黑:先由动画制作人员做好前期准备,您再进行作画的吧。
青山:因为我无法独自一人从头到尾完成分镜设计稿(layout)。口型以及头发随风飘扬的动态也是交由专业的工作人员负责。
小黑:原来如此。不过,我看过登载在期刊杂志上的原画,人物旁边时而会有「略改了下分镜设计稿(layout)」的字样。
青山:我有时候会觉得「这样不太对吧」或者「再往上一点会更好」,所以会进行一定的改动。
小黑:您是如何修正分镜(絵コンテ)的呢?
青山:我会用红笔标注「不需要这个镜头(cut)」或者「把这句台词改成这样会更好」之类的。偶尔甚至会把整个场景重画一遍。
小黑:不仅仅是台词和表情的修改,有时甚至会从构图开始进行大改是吗?
青山:是的,有时连画也要改。前不久的『修学旅行篇(名侦探柯南红色修学旅行)』也有很多地方被我修改过。
小黑:诶?!原来您不仅负责剧场版,还会参与TV版的制作啊?
青山:不,只有像『红色修学旅行篇』还有『Episode “ONE”(Episode“ONE”变小的名侦探)』等特别篇,我才偶尔参与其中。
小黑:『红色修学旅行篇』中新一和兰kiss的场景您也参与制作了吗?
青山:是的。Kiss那一幕的原画是我负责的。「SUNDAY」还登载了那幅原画呢(「周刊少年SUNDAY」2019年2・3合并号)。是他们拜托我「请您画吧」,我才接手了修学旅行篇的kiss场景。
修学旅行篇 在青山原画的基础上绘制的动画场景修学旅行篇 在青山原画的基础上绘制的动画场景
小黑:您负责第一部剧场版的原画这件事的原委是怎样的呢?
青山:制作第一部剧场版的时候,我说了句「让我来画吧」。从那以后,给剧场版画原画就成了惯例。而且,我亲绘原画这件事也能给剧场版制造话题(笑)。
小黑:您一般会负责几个镜头呢?
青山:今年我画了五个镜头左右。(指向插在办公桌笔架上的定位尺)你看,这儿还有定位尺呢。
小黑:哇,有定位尺(笑)!而且还有两把。
青山:这是我以前在动漫研究协会制作动画时用的,一直用到今天。
小黑:从那以后您就没换过定位尺啊。那这两把定位尺也有些年头了呢。
青山:都用了30多年了(笑)。
小黑:接下来,我们切入正题吧。
青山:接下来才是正题啊(笑)。
小黑:最近几年,『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娱乐性逐渐增强,制作也越发严格精细。一部作品中有好多精彩的动作场面,我每次看的时候都会感叹「今年比去年还要燃啊」。为什么剧场版越来越燃了呢?
青山:我也不知道(笑)。大家只不过是想让剧场版燃爆全场而已。
小黑:静野(孔文)先生执导过七部剧场版,在由静野先生担任导演的这段期间里,动作戏渐趋增多。在静野先生退出之后,这个趋势也没有改变。
青山:是的。我除了感叹「哇,好厉害啊」之外也说不出别的话了。其实就我个人而言,也没想过必须要比上一部更燃。
小黑:是啊。我曾经采访过读卖电视台的诹访先生,他说大概四年前就决定好了要在M20中重点刻画一下黑衣组织,于是您为了给它作铺垫,便在漫画里设置了赤井和安室的人物关系。
青山:是吗?
小黑: M20『纯黑的噩梦』上映的四年前,那个时候您正在画『漆黑的特快列车篇』,所以我在想您会不会从那时起就已经在做准备了。
青山:嗯,是的。是有顾及M20的。不过也不都是为了剧场版。
小黑:确实。不过相较于其他漫画家,您创作的时候似乎格外注重剧场版的存在。
青山:你说的没错(笑)。『唐红的恋歌』那个时候也是,在那之前,我在漫画里加入了好多平次与和叶的故事。
小黑:那也是我比较在意的一部剧场版。M21『唐红的恋歌』中有讲到,大冈红叶在邂逅了平次之后,误以为自己被求婚了,这一段是剧场版独有的故事吗?
青山:我在漫画里对此进行过处理,暗示过「其实发生过这种事」。
小黑:在『红色修学旅行篇』中,小兰对于红叶的描述是「和父亲去京都时见过她…」。小兰所提到的正是『唐红』那时候的事吗?
青山:嗯,是的。
小黑:也就是说,虽然您没有在漫画里刻画『唐红的恋歌』的故事,但是它的确存在于漫画的时间轴中?
青山:是的。其实我很少这么做,不过要是把漫画中那段设定成小兰与红叶初遇的话,就会觉得很奇怪。所以我想着「要不设定成她们已经见过面了吧」,然后便这么做了。
小黑:在漫画里红叶说过「我未来的丈夫」,她的管家伊织也去过波洛咖啡店,这些都是为『唐红的恋歌』埋下的伏笔。而这些伏笔没有必要在漫画中收回是吗?
青山:没错(笑)。
一同:(笑)。
杂志配图杂志配图
青山:我觉得这样处理挺好的,于是就这么做了。
小黑:这么说来,『纯黑的噩梦』中赤井与安室的打斗也存在于漫画的时间轴中吗?
青山:这个嘛。
小黑:存在与否都可以吗?
青山:都可以。
小黑:看样子,只有对『唐红的恋歌』的处理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啊。
青山:是的。红叶在剧场版公开前一年左右就在漫画中出场了。她的出场的确是为了引出剧场版。
小黑:『异次元的狙击手』的最后一幕也是如此。赤井还活着这件事最先是在剧场版中得以证实的。
青山:那个也是我提议的。我说「在剧场版最后一幕中,让冲矢昴用赤井的声音说一句『明白』吧」。
小黑: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就给予了粉丝们巨大的冲击,您的这个提议真是太妙了。
青山:听说在电影院里,有人听到赤井说这句话之后,发出了「啊!」的尖叫声呢。
小黑:池田先生为了这句话,还特地跑来录音了呢。
青山:有一个场景是赤井抬头看向侦探事务所,并「呼」的呼出了口烟。听说池田先生为了「呼」这一下,特地跑去录了音。他用那低沉的嗓音说了句「这工作真轻松」(笑)。
TV 270 「呼——」TV 270 「呼——」
小黑:『零的执行人』中所刻画的安室的性格仅存在于那部剧场版吗?
青山: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性格是指?
小黑:能说出「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这种话的人格。
青山: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在我心里,他就是这种人。安室身为公安警察,是个忠实的爱国者(笑)。
小黑:您为剧场版出谋划策,还会提出修改意见,不过写脚本的工作并不是由您负责的。那么『零的执行人』的工作人员是否将安室的性格夸大化了呢?
青山:不,怎么说呢…是我提议将「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这句台词加进去的。我也会时常修改台词的。
「我的恋人 是这个国家」「我的恋人 是这个国家」
小黑:原来如此。
青山:我也对『纯黑的噩梦』中安室的台词进行过大量的修改。在修改之前,安室像是被用来衬托赤井的存在一样。为了将安室放至一个与赤井对等的位置上,我便提议「最好能把台词改成这样」。在我改了好多台词之后,安室的形象一下子变得帅气了起来(笑)。基于『纯黑的噩梦』进行再刻画,这便造就了『零的执行人』中的安室。
小黑:您为剧场版贡献过多少良策妙计呢?
青山:挺多的。我一般会在制作组构思情节之前与他们进行商讨,另外还要核对剧本和分镜。
小黑:那么,您是否会觉得剧场版也是「自己的作品」呢?
青山:会。虽然出自动画组之手,但它们同时也是我的作品。
小黑:原来如此。
青山:我一般会在工作室里跟他们进行讨论,当我提议给安室加一句「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的台词的时候,大家都笑了。我觉得「这个提议挺好的呀」,就很好奇「诶?大家在笑什么?」(笑)。
小黑:柯南在那个时候中突然问了句「安室先生,你有女朋友吗?」。说台词的时机也是由您提议的吗?
青山:是的。当我这么提议的时候,大家都很困惑「诶?在这个时候问吗?」。对此,我极力主张「就是在这个时候问才好」,然后强行把台词放在了这里。
小黑:在剧场版的中间阶段,安室对柯南说「只要一涉及到毛利小五郎,你就会格外拼命呢。还是说,是为了你的小兰姐姐呢」。柯南的那句台词就是为了回应这句话吧?
青山:这是负责剧本的樱井(武晴)先生与立川(让)导演加进去的台词。他们巧妙地收拾了我的烂摊子。
小黑:噢!中间的这段对话呼应了后面是吗?
青山:是的,这是一出连环戏。加了中间这段对话之后,就显得更自然了。
小黑:您的想法就是让柯南冷不防地问安室一句「你有女朋友吗」这样吗?
青山:没错,我想给人一种「话锋一转」的感觉(笑)。
小黑:(笑)。太突然了,导致我都有点被吓到了,不过这也成为了名台词呢。
青山:嗯,挺不错的吧,我自己都觉得「这点子不错」。
小黑:后面有一段简直夸张到离谱的飙车戏,原来安室是一个能够完成那种高难度操作的角色。
青山:嗯,是的。第一次讨论的时候,我跟立川导演和负责剧本的樱井先生说,RX-7从大楼里冲出去之后,人造卫星大概在这个位置。为了更好地向他们解释,我还画了草稿并标注了「在这里哦」。
小黑:我想从动漫迷的角度问一个问题,Amuro迎击从宇宙坠下的物体什么的,作为一个高达粉……(译注:Amuro是『高达』初代主角「阿姆罗」,同时也是「安室」)
青山:(爆笑)。
小黑:那段场景和『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中的场景有所重合,看得让人热血沸腾。
青山:嗯,不错吧?
小黑:您一开始就瞄准了这一点吗?
青山:这算是其中一半的原因吧(笑)?因为有句台词是「没想到居然是从宇宙(天上)来的」。我指示他们剧本上写「宇宙」二字,但是念的时候要念成「天上」。
2018年青山老师赠予朝仓书店的彩图2018年青山老师赠予朝仓书店的彩图
小黑:原来如此。很有Amuro的风范呢。
青山:没错。
小黑:刚才我们已经聊过了,最近剧场版『名侦探柯南』的动作戏越来越精彩了。
青山:因为剧场版也在一步步进化嘛。
小黑:比如在『纯黑的噩梦』的高潮部分,柯南等人企图用人力停下摩天轮。仔细想想,不觉得这有点太离谱了吗?
青山:嗯。
小黑:虽然有点离谱,但还是要这么做。观众们在惊吓的同时也兴奋不已。其中也有观众笑着吐槽道「怎么可能办得到这种事」。被吐槽也无妨是吗?
青山:没关系的(笑)。
小黑:第一次看『纯黑的噩梦』的时候,我心想「这也太荒诞了吧」。可是,电影结束后,坐在我周围的女白领们都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说「哇,太精彩了」。于是我就想「诶,这样就可以了吗」。这种让人忍不住想要吐槽的感觉,正是如今的剧场版『柯南』的娱乐性所在。
青山:没错,这是我心里的「极限平衡状态」。
小黑:「极限平衡状态」是吗?
青山:嗯。达到这种状态是一件很难的事。如果从一开始就觉得「这是不合理的」,那么作品也会变得平平无奇。我觉得如今剧场版中的合理点与不合理点恰好达到了一个极限平衡状态。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也这么觉得(笑)。在『(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中有一段场景是 FIAT500贴着悬崖表面行驶。那就是「极限平衡状态」。
小黑:我懂的,那种「极限平衡状态」。『唐红的恋歌』中还有柯南踩着滑板在抛物面天线里旋转加速跳向远处的场景。
青山:那是静野导演加入的动作场景,我自己也想到「不是吧」,很惊讶(笑)。不过也觉得挺好的。
小黑:您在『唐红的恋歌』中提过哪些建议呢?您是否提议过「把它制作成恋爱喜剧吧」呢?
青山:嗯,我提过这个建议,而且是极力推荐哦。在一开始的设定中,已故对手(阿知波臯月)并不是红叶的师父(名顷鹿雄)的初恋对象,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坏人形象。于是我便提议「把她设定成初恋吧」。我还考虑过犯罪手法。如果听说凶器是日本刀,一般人都会认为被害者是被砍死的,可是不知为何,嫌疑人(关根康史)却说「被人打死了」,这一点是我想出来的。
小黑:迄今为止的『柯南』剧场版中,内容最充实的也许就是『唐红』了。有推理,有恋爱喜剧,有动作戏,还有百人一首对决。
青山:是的。我是『花牌情缘』的漫迷,所以才在剧场版中加入了花牌元素(笑)。好怀念啊,那个时候刚好『花牌情缘』被拍成了真人电影。很厉害对吧。恐怕在原业平本人都想不到,一千年后以自己创作的诗歌为题的电影会火遍大街小巷吧(编注:「花牌情缘」和「唐红」均出自在原业平所作诗歌「神代灵迹处处生,远古未见此奇情。浩浩龙田川里水,尽被红叶染成红」)。
小黑:机会难得,关于『唐红的恋歌』,容我多问两句。除此以外,您还提过哪些建议呢?
青山:提议「让平次的母亲作为女王出场」的也是我。因为如果没有女王的帮助,和叶是无法胜过红叶的。如果女王以一个初次登场的形象进入观众的视野的话,剧情会不够有趣,所以我就想让某个已经出场的角色来支撑女王形象,最后选择了静华。
小黑:原来如此。红叶以为自己被平次表白,但其实是个误会。
青山:嗯。这也是我提议的。这种部分一般都是由我负责的。他们编写情节,我往其中添加一些恋爱喜剧元素。这次的新剧场版也是,恋爱喜剧部分基本都是我负责的。
小黑:这本杂志上市的时候,『绀青之拳』应该也已经上映了。您为这部剧场版提过什么样的建议呢?
青山:对于本作中的恋爱喜剧场景,我提过些建议。你们到时候会知道京极的一个秘密哦。那也是我提议的。我当时说「在剧场版中揭露这个秘密更能将气氛炒热」。迄今为止,剧场版中的恋爱喜剧基本都是我写的(笑)。
小黑:现在『柯南』的人气主要取决于它的大众性是吗?
青山:嗯。
小黑:不管谁看都能沉浸其中。不仅仅是剧情,角色的身上也存在着大众性。您在创作之初就是这样打算的吗?
青山:不,我并没有这么想过。只是碰巧变成这样了而已,并不是刻意为之。我从来没有刻意地去制造大众性。
小黑:那您并不是刻意这样做的吧。您今后将会以何种形式参与到动画制作中呢?
青山:一如既往。
小黑:一如既往吗?
青山:嗯。干涉过多会很累,所以我想保持一个比较恰当的程度。

杂志配图杂志配图

附扫图/日文原稿供参考



图源:猫子
中文翻译:咸鱼子
中文校对:海底
文本编辑:叶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