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名侦探柯南』的无尽之谜。

​​青山刚昌:「对我来说,柯南和新一始终是侦探。这一点自始至终都不会改变」


一个在杀人事件的现场出现的孩子,面色不改、镇定自若,从现场遗留的痕迹中冷静地推理出犯人的动机和形象……『名侦探柯南』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小学1年级的江户川柯南小小的身体,与被封在其中的高中生·工藤新一的头脑共存,不断解决难解的人际关系问题。「本来以为很快就会完结。所以,在设定上就和当时的人气漫画的定论全都反着来」,青山刚昌的挑战精神,点燃了已经厌倦了单纯的英雄故事的小朋友们心中的火焰,并最终成为一大深受各年龄段读者喜爱的文化。
在东京都内某处的青山刚昌的工作室里,明明还是白天却拉上了遮光窗帘的昏暗房间……跨过工作桌的采访,就在这种仿佛秘密结社的会面一样氛围中展开了。记载了迷雾重重的『名侦探柯南』中,关于极为神秘的赤井家族之谜的说明,「就在这里哟」,青山刚昌指着某一个抽屉,开心地微笑着说道。听起来就像怪盗基德一般虚幻的声音——打开前就知道里面是什么的宝箱什么的……不会无趣吗?——即使这样我们也想知道。关于那个名为『名侦探柯南』的无尽之谜、尚未打开的那扇门。

—— 『名侦探柯南』今年迎来了连载25周年,揭载之初有想过会持续连载25年吗?
「这个,真是厉害啊(笑)。没想到会连载这么久的。本来以为三个月就会完结。连载是在1994年开始的,正好是泡沫经济崩溃之后有些飘忽不定的时代。」

——在这样的时代里,像江户川柯南这样深度思考的主人公的登场,给了大家一记强烈的冲击。当时受欢迎的少年漫画一般都是讲完成某个目标的故事,比如以像甲子园这样被光辉照耀的终点为目标努力奋斗,或者是跨越了挫折之后向大家展示帅气的形象,也就是说强调主人公万能感的故事比较多,但『名侦探柯南』这部作品里,柯南非常帅气地推理出真相,却要对周边隐瞒,从新一转变到柯南,身体缩小之后仅凭自己的力量什么也没办法做到不得已组成了团体,万能感被削减了这一点很有趣。为什么这么安排呢?
「我本来就是打算和主流漫画反着来的。首先在当时,说起戴眼镜的主人公只有野比大雄和阿拉蕾,那我就定一个戴眼镜的主人公吧。现在的话不是有很多嘛,戴眼镜的帅哥之类的。那个,我觉得是从柯南开始的哟(笑)。在当时戴眼镜的帅气角色一个都没有。」

——这就是设定的最初吧。
「是的。其他想要反着来的要素还有很多,当时一般都会回避掉台词多的漫画,那我就反着来创作一部台词多的漫画吧。还有其他两三个要素,全都反着,反着来,打破常规。」

——是因为您觉得当时的漫画都不怎么有趣所以这么做的吗?
「不是,并不是因为这样(笑),因为我觉得反正连载很快就会结束,既然如此那我就尝试各种要素。『柯南』这个标题也是,已经有『未来少年柯南』了,就被建议换成『名侦探道尔』,我心里想着『才不要!』就没有改直接用了这个标题(笑)」

——「道尔」的话,总觉得给人上了年纪的印象。
「如果当初用『道尔』,可能现在大家也会觉得『叫道尔君挺好啊』。但是嘛我还是想用『柯南』,因为很顺耳」

——连载开始的时候,就好像一直都在持续连载一样故事就开始了,这在当时也是不可思议的。明明原作第一话开始的时候什么解说都没有的,可这之后的每集TV动画和剧场版却一直都有前序这点很有趣。
「确实一直都坚持放前序呢。那种其实也很少见。为了让每个第一次看的人都可以清楚故事内容,不管从哪开始看『柯南』。」

一直以来不变的原则是,柯南不能哭


——现在已经成为祖父、父母、小孩三世代都能观看的作品,这也是剧场版的观众人数逐年增加的很重要的原因。故事的设定上,柯南一直都是小学一年级,新一一直都是高中二年级,而另一方则积累了25年份的观众,青山老师也经常对柯南和新一的形象进行些细节上的调整,给人总是在不断更新的印象。有没有一些非常慎重的不做改变部分或者改变的部分。
「一直以来不变的原则是,柯南不能哭。这也是连载最初的时候向编辑部拜托过的事情。请允许我将柯南设定为不会哭泣。还有什么没有改变的部分呢。嘛,专心一致。这一点没打算变。还有其他什么吗?(笑)」

——柯南一直都很冷静,但是对于兰的事情就会变得很容易动摇是吗。
「确实这是一个没有改变的弱点呢。说起改变的部分,在连载最初的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过去人在某处,制造一些声音,这个人那时就在那里的不在场证明的诡计就可以成立,但是时代发展的越发便利,现在有智能手机了,就没办法知道这个人在何处。像这样推理变得越来越困难,但是反过来看,利用困难将计就计就更有趣了。」

卷1 第40页卷1 第40页
——远距离操作的装置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是的,什么都可以完成了呢。CG也很发达了,还能拍摄那种仿佛人就在那里的影像。」

——让影像向空中投影、仿佛人就在屋顶上之类的也可以实现了呢。
「是的,『零的执行人』里就用了这个技术」

——类似这样的手法,有没有平时就留心积攒记在笔记上的习惯吗。
「没有,不会不会。和负责编辑的讨论的时候,被介绍『还有这样的东西哟』『那就用这个吧』之类的」

——编辑把现在出现的有趣事物收集起来,然后再跟老师商讨是吗。
「我几乎不看电视的,可能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我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那种。『“奔三”是什么?』我花了三个月才搞清楚。会说『“奔三”是什么?能吃吗?』之类的(笑)」

——对于推理小说倒是很熟知!
「是呢(笑)。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奇怪的人啊」

——老师您有没有一些欲望呢?比如食欲,或者是想要去哪里的欲望。
「几乎没有呢。食欲也是。在构思故事的时候不是会肚子饿嘛,这样的话,就会觉得啊好麻烦啊。偶尔想着要是肚子不会饿就好了。如果是正好准备去吃饭的时候,会说『想吃寿喜烧』。但是工作的时候就会觉得好麻烦。」

——反过来兰和柯南不一样,随着时代发展会感觉到在兰的身上有时代女子的细微形象特征出现。在最初的时候搞笑的一面很强烈,经过一段对新一傲娇的时期,最近的话就有点像现代的女生,能够清楚的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对方,不再是那个一味等待的女孩子了。感觉变的主动了呢。
「是这样的吗?诶~,没有注意到」

——我以为是老师您有意识地做了些调整。
「不知道,可能是在看一些电影时——比如我也有看过『你的名字』,在看这些作品的时候无意识地受其影响了吧。在看『逃耻(逃避可耻但有用)』的时候会想着『这个有意思,加到故事里去吧』或者『真可爱啊』」

——您觉得实栗(逃耻的女主角)有哪些有趣的地方呢
「不是很可爱嘛(笑)。真是太可爱了。那部作品很不错啊。看的时候很有趣吧?」

——是啊。那个人也是能够很清楚的传达自己心意的人。但同样也有一些事无法说出口。
「是的是的,因为不想被说是小聪明这样可爱的理由(笑)。我觉得这一点很好。可能我无意识地就把类似的萌点用进去了。但是我完全不是有意识地这么做。反过来我也从来没有觉得哪里必须要改变。」

——对于我看来,兰和新一的关系就像永远的少年彼得・潘和渐渐成长的温迪一样。
「啊,也许也有这一点。男人是不会变的。新一也许也不会变,永远也不会变。一直像小屁孩一样(笑)」

——但是,我本来以为是一个两个人距离越来越远的故事,在伦敦新一向小兰告白以来,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这一点让人移不开眼睛。
「是吧(笑)」

——「在这里一口气加入恋爱要素」这样让我们沉醉于此的安排也是无意识的吗?(笑)
「不不不,那一段确实是到了不得不进展的阶段,有意识的这么安排了。修学旅行中的清水寺也是,亲了呢」

——那一段展开是从多少卷前就预定好的呢?
「多少呢……。因为是高中生,那就肯定要去修学旅行,反正都要去的话那就加一些恋爱情节,最后决定以清水寺的kiss剧情为中心,从这开始衍生出一系列的事件。」

——因为我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儿子,我十分能理解男生对像修学旅行这样学校的活动倾注了很多热情这一点。就算是新一也会想要参加修学旅行,如此努力筹划(笑)。
「之前我也在哪里说过这个事情。我自己高中的时候因为前一届发生了些问题不得已终止了修学旅行。本来应该是去东京,和朋友计划好要去哪里哪里,本来都决定好了要去后乐园球场(现在已经被拆掉了)看巨人的比赛,突然就被终止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修学旅行到底是什么样的。然后,我就看了很多的书去研究『是这样的吗?』一边摸索一边画。像『枕头大战?嗯?什么东西?』这样(笑)」

——像那样兴奋的感觉
「我不懂。但是,很努力地完成了它不是吗?(笑)」

——因为大多数高中生的修学旅行的目的地都是京都,很能感同身受。
「毕业后,有一次,我回到自己的高中做演讲的时候,说到『我当年那时候没有修学旅行』,老师们『不,不可能的吧』说着就调查了一下,果然只有我那一届是没有的。『真的诶,只有青山老师那一届是没有的』,大家都震惊到了」

——老师对错失的修学旅行的回忆就以原作94、95卷的『红色的修学行篇』和今年1月份播放的动画特别篇的形式有了结果呢。」
「是的,因为我没经历过什么都不知道,一直不知道怎么画,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终于画出来了,自认为是很棒的一幕啊,反而最后效果不错」

——那一段,是老师决定让兰这边主动kiss的吗
「是的,让兰一把抓住新一的领带。」

——真是可爱呢。
「可爱吗(笑)。那就太好了」

——那样的场面是以画面为主构思出来的吗?
「是的。但是现在,清水寺现在正在做翻修,就会算去那里也没办法学新一和小兰那样做哟(笑)。翻修可能是配合奥运会进行的」

——关于2020年的奥运会,有没有构思一些跟奥运会有关联的事件呢。
「不好说,会很困难吧,应该不会这么做。如果让奥运会发生一些事件的话可能会被骂吧(笑)」

——像这种紧跟时事的元素反而难以利用呢。
「是的是的」


乌丸莲耶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坏人就是要坏得彻底才好


——从阶段上来说,自从安室透登场,『名侦探柯南』的世界观就变得有点像『007』那样了,感觉剧情开始变严肃了。
「是吗?像『007』的只有安室一个人哦。不过安室登场之后,危机好像确实变多了。」

——安室的设定是什么时候想好的呢?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现在还没什么感觉。原本是想把安室设定成反派的。结果在他登场之后的第2话,我就突然想把他变成好人了」

——这么突然地改变设定没问题吗?
「没事,无所谓的,我很随意(笑)。然后就想把安室设定成公安的人,因为我想安排一个公安的角色,毕竟以前没试过。所以就变成那样了」

卷78 第100页卷78 第100页
——这种变更您也没告诉编辑,是先斩后奏的吗?
「对,我告诉编辑我把安室设定成公安了,结果他一脸惊讶(笑)。当初赤井登场的时候我也没把他是FBI这事告诉责任编辑,等到故事的最后,案件告一段落之后,编辑来问我那人是谁,我才告诉他们这些人是FBI,编辑当时也是一脸震惊(笑)」
卷29 第90页卷29 第90页

——连责任编辑都不知道吗?!
「对,不知道的。因为他们震惊的样子很有趣,所以我故意没说。现在不会这么做了」

——现在变成一边和编辑讨论一边创作了吧。
「是的。现在的剧情都是和编辑商量好了的。以前的创作更加自由」

——让历代责任编辑最震惊的是什么呢?
「贝尔摩得。编辑当时一脸懵逼地问我这是谁(笑)。贝尔摩得当时突然出现在琴酒和伏特加的车后座,呼地吐出一口烟,他看到这里就问我『呃,这人是谁?』。我就告诉他,她是琴酒和伏特加的同伴」

——不光是我们这些读者,就连各位责任编辑也经常被您吊胃口啊(笑)。世良真纯也是,其真实身份还是一个谜,不过这就是『名侦探柯南』的有趣之处。世良究竟有着怎样曲折的身世,其真面目又是什么,在您看来,目前已经公开了多少信息呢?
「这个很复杂的。赤井家族就是这么错综复杂。要用整整四页纸才能把这个深奥的谜团理清楚,不整理出来的话我自己都要混乱了」

——现在还没整理出来吗?
「整理出来了哦,就在这间屋子里,想看吗?(笑)」

——想看~(笑)。应该是锁在了什么地方吧。
「(指向某个地方)并没有,就在这里面哦」

——居然就这样随意地放在了里面。是想让历代责任编辑也知道吗。
「也有这个原因,来了新编辑首先就会给他看这个。会告诉他,世良之所以来到日本,是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了出现在英国温网赛场上的柯南。这一点在最近的漫画中也稍微说明了一下,而详细内容全部都写在了这份文件里面,以防我忘记」

——原来如此,就是把这份文件里的内容一点点地公开吧。
「是的」

——世良第一次登场的时候,因为实在太像男生了,我当时还以为她有性别障碍,或者是那种能自由改变性别的人呢。她就是这么难以捉摸,让人止不住胡思乱想。
「哦哦,是这样啊。她可是妹妹哦。虽然我的作品中很少出现兄弟姐妹,不过世良真纯是妹妹」

——我还误以为她的平胸设定是模仿了江口寿史老师的『停止!! 云雀』(译注:伪娘漫画)呢。
「这样啊~不是的哦(笑)。普通的平胸而已。只是觉得平胸的假小子更可爱」

——大家平时都表现得比较冷淡带刺,但真正到了危机关头,想要保护某个人的时候,就会突然性格大变,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感觉这种反差就是『名侦探柯南』的有趣之处。
「谢谢(笑)」

——我经常和朋友谈论那些燃起来的瞬间。
「是啊。不过我自己倒是没怎么意识到这一点」

——关于黑衣组织和琴酒的设定,还有没公开的部分吗?
「有的,还有很多。不过还不能说」

——设定了琴酒的弱点吗?只有他还没被人发现弱点。
「也不是没有吧。总而言之,琴酒也好赤井也好,他们两人旗鼓相当」

——赤井果然是个十分关键的角色啊。
「不好,感觉要被套出一些不能说的东西了(笑)」

——在您的设定中,黑衣组织的坏有多少是不可原谅的呢?
「不可原谅的坏?」

——就是您对坏人的定义……或者说,黑衣组织的人是否也有他们自己的正义呢?
「没有的,他们就是坏人(笑)。(黑衣组织的头目)乌丸莲耶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坏得一塌糊涂」

——那就是说,黑衣组织及其成员都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吧。
「是的,就是要这样才好」

——我也觉得,要是黑衣组织也抱有一些奇怪的正义感就不好了。
「就是。偶尔也会有这种作品,坏人会表现出正义感,然后观众会十分意外,对这个角色的幻想破灭。坏人就是要坏得彻底才好」

——换个话题,『名侦探柯南』和其他作品的联动也做得很出色。这一点也是顺其自然的吗?
「比如说?」

——比如说动画中,鲁邦三世来到了柯南的世界中。
「哦,没错。这个方面我是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不论是鲁邦还是其他作品都可以,都会采用的(笑)。联动方面的邀请很少会拒绝,基本都会同意。要是可以跨电视台联动的话,我很想和朝日电视台的『相棒』(译注:刑侦电视剧,右京是主角)里的右京合作(笑)」

——要是能实现就好了。
「是吧(笑)」

——柯南已经走过了25年,其中,声优是支撑柯南走到今天的一股强大力量。动画从1996年开播,已有23年,声优们能在23年间保持声线不变、保证质量,真的很厉害。您也会参考声优过去的角色来为角色命名,这种做法是突然灵光一现想到的吗?
「赤井秀一和安室透是半开玩笑性质的。我喝醉的时候说『名字叫赤井秀一,那就让池田(秀一)先生配音好了』,结果真的找池田先生配音了,把我吓了一跳,非常震惊(笑)。之后,和池田先生对谈(译注:参见池田x青山对谈,刊于『月刊高达ACE20103月号)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打算给赤井安排一个叫安室的对手,然后他说『那声优已经可以确定了吧』,我听后一想『啊,对哦』(笑)。(译注:池田秀一和安室的声优古谷彻是出了名的好搭档,二人分别是高达中作为赤井名字来源的夏亚和作为安室名字来源的阿姆罗的配音)不过,这种角色名字和声优联系起来的情况很少。其他的只是单纯表达一下期望,比如我说过希望日高法子为世良配音」

——最近也涌现出了很多年轻的实力派声优,其中有您关注的吗?
「有很多。『擅长捉弄人的高木同学』中,西片同学的声优——梶裕贵。他很受欢迎,我一直在关注他。还有和我同样来自鸟取县的女声优……『火之丸相扑』中,鸟取白楼高中的强人,天王寺狮童的妹妹的声优(八卷安娜)。我很喜欢『飙速宅男』,特别喜欢里面的御堂筋,所以『名侦探柯南』中的冲田总司请来了游佐浩二配音让我很开心。最开始拿到的音源里,冲田的声音听起来超下流,是那种『小兰,可爱爆了~』的感觉(笑)。所以我提了建议,让他稍微演正经一点,结果就变成超帅气的声音了,把我吓了一跳(笑),心想『诶~?!这也太帅了吧』。已经完全找不到御堂筋的影子了,这也让我很震惊,不过我觉得这个声线很好」
(译注:读过本期CUT后,梶裕贵发表了一条推:【梶】本月的『CUT』是『柯南』特辑!在拜读青山刚昌老师访谈的时候,唐突发现本人的名字也出现了,太惊讶了…!本人非常喜欢『YAIBA』,对此真是感慨万千。青山刚昌老师,非常感谢您!关于我的部分暂且不提…访谈非常耐人寻味,也请大家买来看一下吧!)(另:梶裕贵参与了M23中一个角色的配音。

——重新回到角色上来,女警宫本由美那个被称为臭吉的前男友登场时,还有白鸟警部和柯南他们帝丹小学的小林澄子老师开始交往的时候,我感到很开心。请问您给角色安排人生轨迹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准则?
「完全没有。由美的声优杉本优曾经问我由美有没有男朋友,我就索性给她安排了一个男朋友(笑)」

——和声优的交流也会影响角色设定啊。
「会的。杉本小姐说她很喜欢『斗牌传说』这部麻将漫画,我就把由美设定成麻将爱好者了(笑)。就是这种感觉」

——和声优的交流也能决定角色的性格啊。
「是的,这种情况还挺多的」

——您这么爽快地答应他们的要求,声优们应该也会很感谢您吧。
「不过,声优本人经常会忘记自己说过那种话,所以得知漫画或动画的设定改变之后,会很震惊」

——能这样细心收集大家的想法真的很厉害。
「只要是有趣的想法,我都会积极采用(笑)」

缓缓拉开抽屉、翻找机密资料的青山缓缓拉开抽屉、翻找机密资料的青山


小兰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决定好了。不过不告诉你(笑)

——想请教一下剧情编排的问题。解谜和找犯人自然是很有趣,看完『柯南』之后,犯人的那种不得已而杀人的感情尤其让人印象深刻。很多情况下,犯人并不只是因为憎恨才杀人,其动机中还包含着悲伤之情,让人看着很揪心。
「这就是最难的地方。犯罪手法不计其数,但动机却很难找。特别是有意思的动机。动机绝对不能太牵强。」

——那这25年间,您一直在思考、寻找,精心设计着犯罪动机吧。
「经常是犯罪手法已经确定却想不出动机,有一次我们讨论了六个小时都没能确定动机。」

——犯罪手法反而更容易设计吧。
「你想嘛,『被恋人抛弃而杀害对方』这种动机在第1话就用掉了,没法再用了。重复使用同一个动机就没意思了」

——由于误会而杀人是最让人揪心的。对方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自己,却误以为对方很讨厌自己而将其杀害,这种自毁型的犯人很让人痛心。
「这种我经常画,很擅长的哦(笑)。自毁型动机是由于不知道实情而产生的误会,可以不受限制地尽情发挥。这种动机可以产生分支,派生出各种各样的案件,但是这种的也很少有机会用」

——虽说是儿童向,却也有很多成年人的爱恨情仇,让人心动。
「有一次,真人版『柯南』的时候,有人提议做一次平时不会做的成人版『柯南』,把犯罪动机和男女关系都弄得错综复杂一点。但是被我否决了,因为那种动机第1话就用过了,是因为用过了才不用的(笑)。其实用过很多种动机」

——犯罪手法也很难,就算是成年人也解不开。这也是因为不想让观众轻易解开而故意设置得比较难的吗?
「是的,现在只要谜题一出来,网上就立马会有人解出来。很多人的智慧都会集合在一起,是1对好几万人(笑),绝对赢不了的」

——但也不会因为很快被解开而去做修改吧。
「那不会的(笑)。不过偶尔会有人指出暗号里的字错了,然后我们确认后发现真的错了。那种情况肯定会修正的。『红色修学旅行』篇的时候,暗号里有个字偏了一格,被人指出了,那个人不仅解开了暗号,还指出了印刷错误,那次真的是很羞愧(笑)。我和编辑们都挺吃惊的,都在说『啊,还真错了』」

——好想知道这些聪明的解谜者都是些什么人。
「好想见一面啊(笑)。真的很厉害,不光是暗号,就连犯人是谁都能瞬间指出。几乎都在案件结束之前就解开了。能通过我们给出的线索解开谜团真的很厉害」

——他们真的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啊。我的注意力就不够集中,根本发现不了机关。
「这样就好,解谜环节就是要让观众感到意外才好。最近的解谜环节就像在和大家对答案,就像在说『你们答对了』一样(笑)」

——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人。
「有的(笑)」

——哪个谜题是自认为很满意的呢?
「『红色修学旅行』篇的谜题我觉得还挺好的。故事是这样的,一部电影的主创团队为了感谢这部电影的恩人,调整了自己名字的文字间隔,将恩人的名字以暗号的形式加入了电影最后的滚动字幕中,却被不知情的工作人员擅自改了回去,导致感激之情没能传达出去。很悲剧吧,我觉得这个挺好的」

——是啊,很绝望。
「这是我和责任编辑在去京都取材的新干线上想到的。我们一直在想每个场景要怎么表现才好。到了之后发现清水寺正在进行50年一度的修缮工程,根本没法拍照(笑),感觉被摆了一道」

——感觉您时刻都在思考谜题。
「『红色修学旅行』篇的暗号是把滚动字幕中上面和下面的汉字合在一起变成另一个字,很有趣。当时备选的汉字名字有好几个,讨论用哪个名字的时候很有意思」

——您一定读过很多悬疑小说用于参考吧,最近几年的看的作品中,有想让柯南和他对决的侦探吗?
「这个嘛……『刑警弓神』里的弓神吧(随意说的),虽然不是侦探。他很帅气的。还有『非自然死亡』也不错。不过三澄美琴是法医,应该不会和柯南对决。如果不是对决而是联手就很好,所以在第96卷(青山冈昌的名侦探图鉴)里画了她」

——您会去想象小兰和新一的未来,也就是他们成年之后的样子吗?
「会的。小兰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决定好了。不过不告诉你(笑)」
卷95 第22页卷95 第22页
——已经定好了吗?
「已经放出去很多提示了,敬请期待吧。感觉会被你一个个问过去给套出来,太危险了(笑)」

——小兰那么强,说不定会成为警察吧,在警视厅工作之类的。
「这个嘛~会怎么样呢(笑)」

——那新一的未来决定了吗?
「定好了哦,主要角色的未来基本都确定了。」

——好好奇啊。
「说起来,以前在接受佐藤健的杂志访谈的时候,被问到黑衣组织的头目是不是已经在原作中登场了,我回答说已经登场了,同时指向第30卷附近,然后他很意外(笑)。那个时候差不多已经透露给他了(笑)。乌丸刚好就是在第30卷登场的」(译注:见佐藤健×青山刚昌对谈,刊于『达·芬奇』2014年5月号)


『名侦探柯南』的结局在画完漫画第1卷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


——这确实是个巨大的提示。原计划三个月完结的作品居然连载了25年,还被改变成了动画和电影,以多种多样形式通过各种媒介传播,作品的世界观也变得越来越宏大。那么,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只能在TV动画或是电影中才能实现的呢?
「剧场版中可以使用漫画中做不到的规模庞大且错综复杂的故事。比如鱼鹰运输机什么的,放在漫画里的话细节太多了,实在不想画(笑)。如果是剧场版,只要交代一句『这里是鱼鹰运输机』就完事了。角色方面的话,高木警官的名字最早是在动画是出现的,然后以此为契机,把他加入到了主要角色阵容中。毛利小五郎的声音沙哑也只能在动画中才能体现。小五郎的初代声优神谷明赋予了这个角色沙哑的声音,由此诞生了小五郎声音沙哑这一设定,所以漫画中才能出现『才不像爸爸那样声音沙哑呢』之类的台词」

——一直都在互相影响啊。剧场版中经常会有很长一段柯南踩着滑板飞驰的场景,动感十足。
「漫画中基本不会用滑板了,画起来太麻烦(笑)」

——如果要在漫画里把那种动态感画出来,那一整话全都会变成踩着滑板的画面了(笑)。
「对对对,只有在动画中才能表现出来」

——在剧场版最新作『绀青之拳』中,您无论如何都想加入的要素是什么呢?
「京极的某个秘密将会公开。这个是作为卖点加进去的。秘密会在最后的最后公开。京极的秘密已经准备完毕,即将揭晓。这个秘密很有冲击力,我觉得刚刚好」

——如今,越来越多的日本漫画被好莱坞的大公司翻拍成了真人版,如果『柯南』也收到了这样的翻拍请求,您会怎么办呢?
「虽然还不太清楚,不过如果真有这样的请求,我应该会答应的(笑)。说不定会反过来请求他们拍」

——『名侦探柯南』的结局已经定好了吗?
「定好了」

——从开始连载的时候就定好了吗?
「刚开始的时候设想的结局要简单一些。不过到第3话的时候,读者的人气调查结果就已经稳坐第一位了,于是就觉得可以连载久一点。在漫画第1卷结束的时候,就设想好了现在的设定。想着如果这样展开剧情的话应该能连载很久」

——通向这个结局的过程要设计得有趣一点是吗。
「嗯嗯,是的」

——真厉害。
「很厉害吗?(笑)」

——和您聊了这么多,您总是给我一种并没有考虑那么多的感觉,感觉很多东西都是您一时起意想出来的……
「我一直都觉得我的运气很好。能很顺利地创作下去,剧情连贯性非常好。原本打算第2卷就让灰原哀登场的,结果只露了个影子。一直都找不到机会让她登场,最后到第18卷才正式登场,第18卷能顺利衔接上真是太好了(笑)」

——灰原人气很高的,虽然有很深的阴暗面。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

——果然您也不知道为什么啊。
「是的。安室、世良还有灰原的人气都超出了我的想象」

——去年的剧场版『零的执行人』上映的时候,粉丝还发起了为安室献上100亿日元票房的行动。
「『#让安室成为100亿的男人#』都成热搜了」

——大家的文案写得真好,我当时还挺佩服的。
「那是他们自己弄的(笑)。我可没要他们弄。不过这是好事,要谢谢他们」

——是啊(笑)。新一和柯南绝对不会哭泣,不论遇到多么残酷的事情或是多么可怕的案件都不会哭,就好像拥有能将恐惧拒之门外的屏障一样。他们25年间从未哭泣的秘诀是什么呢?
「为防误解我要先说明一下。并不是说不哭泣的男人才帅气,而是在我心目中,名侦探是不会哭泣的。因为要是过于感情用事,是当不好侦探的。古畑任三郎不也不会哭泣吗」

——确实。菲利普·马洛等名侦探也不会哭泣。
「是吧。被称为名侦探的人都不会哭。在我看来,名侦探只要落泪,就不再是名侦探了。这是我一直坚持的原则。还有,名侦探都不善言辞(笑)」

——这两点确实是真理。
「是啊。不善言辞反而更加值得信赖。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并不是在撒谎,而是他的推理已经到达了自己的思维所无法触及的另一个次元,让人觉得很可信(笑)」

——最后,对您来说,新一和柯南在现在是怎样的存在呢?
「只是个侦探而已,除了侦探什么都不是。与此同时,也是我笔下的故事的推动者。自始至终都不会改变。」



文/金原由佳
图源/猫子
翻译/isei(part1)海底 (part2)
校对/央木(仅part1)
编辑/叶汪汪
访谈刊于『CUT』2019年5月号,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附:访谈原文扫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