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周年?感觉才过了8年而已(笑)」
​​对读者,对笔下角色,对一切都持有公平的态度。
这就是从漫画家·青山刚昌的言谈中透露出的骄傲。
25年间,他从未被背负着的第一的名声所束缚,
源源不断地为大家送去顶级的欢乐
这其中能量之源到底在哪?
他那敏锐的感觉是如何培养出来的呢?
探寻他笑容的背后。

杂志扫图:http://blog.sbsub.com/2019/04/25-20190406.html

(注:下文中以引号「」所引的加粗文字为青山老师的发言,其余为杂志编辑所写。)

看《名侦探柯南》的孩子,在长大后成为偶像,以这部作品作为范例去演绎警察角色……。在与龟梨和也先生的交谈中,我们重新感受到了「25年」的分量。
但是青山先生却很轻快地笑着回答说:「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了啊!真让我吃了一惊。哎呀,总之他能这么喜欢这部作品,我很开心。」当被问及「真的没有什么压力吗」的时候,他也是淡然答到「目前完全没有呢」。没有长年作为一线漫画家的自负,不论何时他都显得十分自然。
「虽然我也经常被问到‘坚持创作的秘诀’,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秘诀。连载刚开始时我确实存在‘这个真的能继续下去吗’的不安,但出到第3卷左右的时候想开了,开始觉得‘肯定会有办法继续的吧’。其实,我一开始不想让柯南继续下去或许是件好事。因为在画《魔术快斗》《YAIBA》的时候,我会去在意如何让这些作品以后更加卖座。想让作品游戏化,所以才在剑上镶嵌了小球,在小道具上下功夫。又想着让作品动画化之后能变得更有趣,所以把人物动作设计得很花哨。但是,因为我从没有想过让《柯南》动画化,也不是因为感兴趣才开始的,所以每次,只是想去把能想到的都画出来才拼命去画,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过了25年。这就是我的真实感受。说实话,我感觉才8年左右吧(笑)。好厉害啊。时间究竟是什么时候流逝掉的啊?」

最开始并不是因为感兴趣,这一点真是让人惊讶呢。您把夏洛克·福尔摩斯排在第一,作品中洋溢着对古今中外所有侦探的爱。应该有很多读者认为《名侦探柯南》才是青山先生真正想画的作品吧。
「其实不是那样的。《YAIBA》的连载结束后,责任编辑问我要不要画推理漫画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办不到,事实上我也这么说了。但他们无论如何都要让我画,我才无奈去画了《柯南》。所以最开始,我打算创作一个拥有特殊能力的侦探,像是触碰物体就能读取记忆这种。没有必要去思考犯罪手法的话,我这种外行也能做到吧。虽然现在来看这并不是什么稀有的设定,但在当时却是谁都没有想过的一个崭新的设定。但我的责任编辑不听,让我画本格推理漫画,他可能是觉得太麻烦了吧(笑)。在画构思草图的时候,回想起了自己小学时很喜欢的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系列和江户川乱步的作品,当时我读了很多他们的作品呢。我在刚开始画漫画连载的时候偶然看见自己的小学毕业文集,上面写着‘将来想画侦探漫画’。当时还真是吃了一惊呢,我这不是梦想成真了吗!明明我热衷看推理小说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久到连我自己几乎都忘记了,为什么我的责任编辑当时会让我去画推理漫画呢?或许是受了当时的人气推理漫画《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一些影响,但是我至今仍不理解他为什么选择了我去画推理漫画。」
具体理由暂且不论,包括坚持让青山老师画本格推理漫画这点在内,编辑可真是慧眼独具啊。
「如果真的画了有特殊能力的侦探的话,可能我在一半的时候就编不出新内容了。虽说每次构思作案手法的时候无比艰辛,但好比学海无涯,作案手法的源泉也是无穷无尽的。」
此外,漫画连载初期的青山老师正值30岁,在这个年龄挑战未知的领域,并因此获得了如此非凡的成就,也是很多大人所梦寐以求的。
「安达充老师也是在30岁的时候才开始连载《棒球英豪》的,看来30岁是一个开拓新领域的好时机呢。」


因为讨厌构思服装,所以想过要停止连载?!

青山老师就这样创作了《名侦探柯南》第1话。                     
「我心想着 ‘不管怎样,先创作一个不得了的杀人事件再说吧!’就这样,抱着‘这样的剧情也许不太吸引读者吧,那就这样不再继续画了也行’的心情创作了第1话。」
就这样,青山老师设计了「令人头掉」的作案手法,以「在行驶的云霄飞车上,用钢琴线切断乘客的头部」这种相当有冲击力的场景作为了开场。
 「如果知道这部作品会动画化的话就不会画那样的案件了(云霄飞车杀人事件)(笑) 但实际播出以后,连从问卷调查的结果都能看出,这部作品还是很受欢迎的呢。没想到大家喜欢这种类型的作品,我都吃了一惊。有粉丝的来信中指出,漫画中有一句新一对犯人说的‘(除非是坐在云霄飞车上)否则眼泪是不可能横流的’这样的台词,但是在哭的时候仰面朝天的话,泪痕也可以是横向的,然后还带上了图解说明。我真的大吃一惊,被粉丝质疑后我是真的焦虑了(笑)。同时也在想,画推理漫画真是艰辛呐,推理迷们总能发现一些很细节的事情呢。在那之后我也收到了很多粉丝对一些手法提出质疑的来信。但动画播出之后,不知怎么的就没怎么收到来信了。」
第1卷file.1 「否则眼泪是不可能横流的」第1卷file.1 「否则眼泪是不可能横流的」
作为推理漫画作家,被指出漫画中作案手法的不足是最受打击的事情了吧。陆续收到质疑作案手法的信,您有时会不会感到很失落呢?
「不,完全没有。我就当作从来没有看到过(笑)。 当然,如果有确实合理的意见的话,不知不觉间会把它留在脑海中的某个角落,但基本上不会受到过多影响。以前我并非是那种什么都不会去在意的性格。从《柯南》发行开始,它被拿去跟其他作品比较的情况也猛地增加了。所以我反而开始注意让自己不要去和别人比较了,因为什么都去在意的话就没法前行了呀。无论如何我都会坚持画下去的。而且,《柯南》里的一个案件结束之后,舞台和故事之类的又要转向下一个案件了,这样也挺好的。我就总会抱着‘这次失败的话下次再好好画就行了’的心情,继续换一种方式再创作。」
《柯南》里的案件是一集到数集的中短篇型,用短篇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推进剧情,同那些故事漫画相比,或许是个与众不同的优点。
「一个案件解决之后又要画新的案件,如此以来作案手法和作案动机不断积累到一个庞大的数量,实在是很不容易。另外让我感到很疲惫的,就是角色们的服装。发生了一起案件,总要有几个嫌疑人登场。名字就不用说了,还要不得不去考虑人物的角色设定再加上所有人的服装,真是超级累人啊。」
说到这点,看以前已经刊登的漫画便可得知,每个章节的每个登场人物,他们的服装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仅仅一件很普通的设计,也能看出不同时代间,女性流行时尚的差别。
「我自己也买过《non-no》《CanCan》之类的时尚杂志(译注:《non-no》(ノンノ)是日本集英社发行的月刊女性时尚杂志,1971年创刊。CanCan品牌服装创建于2010,觉得好的设计我就会剪下保存起来作为参考。在心里盘算着‘这是给柯南穿的衣服,这是小兰的,这是园子的’诸如此类。不仅仅对主角,对嫌疑人的服装设计也是一样,根据人物的性格去选择她们应该会穿的服装。所以仅仅是在设计服装方面,就要花费一整天时间。即使如此,如果案件能在一天内结束倒也好说,经过了好几天的话,就不得不考虑角色换衣服的问题了。现在有专门负责服装设计的助手在,的确是轻松了些,但是在当时连载到第三年的时候,我还因为烦恼于服装的设计而想着干脆停止连载呢。也是拜其所赐,我才想出了让穿着厚底靴的园子卷入案件的故事情节。」
去创作不会被认为是不合逻辑的虚构剧情——在和龟梨老师的对话中也谈到过,作品的真实性,是从对连读者都注意不到的细微之处的执着中逐渐诞生的。

柯南直接以柯南的身份去新加坡了?!

在青山先生打算停止连载之际,将他挽留下来的是柯南的动画化和电影化。虽然动画化有《YAIBA》的经验,但电影化还是第一次。当时他喜出望外,以至于主动提出了「希望可以执笔原画」。
「对于曾经梦想当动画人的我来说,真的是梦想实现的瞬间。如果放到现在,对方听到估计会高兴地一口答应,但是当时对方却显得很担心。可能是怕我在制作过程中多管闲事让事情变得麻烦吧。不过时至今日,我还是很挑剔很爱唠叨就是了(笑)。让我感触特别深的是第三部《世纪末的魔术师》。直到现在我最想画的漫画还是《魔术快斗》——我对怪盗基德的喜爱大概是这个程度,让他登上银幕也是我的梦想。电影化决定的时候说得挺好,但我担忧是否真的能实现,为此感到不安,甚至为了看预告片特意去了趟电影院。没记错的话,当时看的是《大怪兽加美拉》(译注:怪兽特摄电影,与《哥斯拉》齐名。《加美拉邪神觉醒》于1999/3/6也就是M3前一个月上映)吧。之后理所当然地看到了基德的特写…当时就高兴坏了。安室为什么能收获如此高的人气,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但基德的话,因为我把他画得很帅,他这么受欢迎的原因我能理解。不如说,如果他没有人气我反而会觉得挺头疼的(笑)。」
M3 90秒预告。顺便一提,M3是青山老师贡献原画、分镜数量最多的一部剧场版。M3 90秒预告。顺便一提,M3是青山老师贡献原画、分镜数量最多的一部剧场版。
在今年4月上映的第23部剧场版《绀青之拳》中,基德继第19部《业火的向日葵》后四年以来再次在剧场版中登场。故事的舞台是新加坡。但是以柯南的模样无法办理护照,当然也不能使用新一的。漫画71卷中去伦敦的时候,他借助了APTX4869的力量恢复了原本的身体,这次会用什么办法呢?
「我想如果使用同样的方法就没意思了,所以这次打算借基德的一臂之力。本来我是想把修学旅行的目的地设定为新加坡的。刚想去实地考察的时候,我作为外宾受邀参加2016年举办的新加坡作家节(Writers Festival)。开始现场考察之后,就发现背景描述需要费很大功夫,于是就将修学旅行的目的地改为了京都。然而,我在作家节时说过‘说不定会让新加坡也在《名侦探柯南》中出场’(译注:见新加坡作者节青山刚昌粉丝交流会),于是就顺水推舟地决定新加坡作为剧场版的舞台了。与以往的剧场版一样,从设定到故事梗概我都有密切监督,开场几分钟的故事情节也是由我本人构思的,敬请期待。」


最新剧场版的看点是京极的动作戏和他与园子的恋爱喜剧

基德的目标是据说19世纪末沉入海底的世界最大蓝宝石。但是他染了血的预告函却出现在滨海湾金沙酒店(MarineBay Sands)附近的命案现场,基德因此成为了嫌疑人并陷入窘境。不过基德也有奇谋,他打算带柯南去新加坡……但面前的敌人却不仅仅是杀人犯。预备在新加坡参加比赛的400场无败绩的「蹴击贵公子」京极真,站在了蓝宝石的前面。
「负责剧本的是大仓(崇裕)先生,《唐红的恋歌》也出自他之手,他本来就是推理小说新人奖获奖出道的作家。这次他把柯南作为推理剧,构思了严密的故事情节。不过,恋爱喜剧的要素则是由我来负责的。大概是众所周知的吧,我喜欢恋爱喜剧,但我发现自己擅长写恋爱喜剧还是在柯南动画化之后。看了剧场版的剧本以后,总觉得恋爱剧情不够多。我对此颇有微词,助手对我说‘要是大家都像青山老师那么能干,大家都变成青山刚昌发大财了呀。’那时我才头一次觉得‘说不定我也挺擅长写恋爱喜剧的呢……’(笑)。后来很多时候就沿用了先完成没有恋爱剧情的剧本,再由我来补充的创作模式。」
这次小兰和园子也一起去了新加坡。实际上对于新一和小兰来说,这是他们作为情侣的初次旅行,但是我觉得要在不用APTX4869的情况下表现两个人的恋爱剧情还是很难的。
「关于这点,正是只有看了电影才会明白的。这次园子和京极的关系也是剧情要表现的重点。京极也是和小兰一样让我画得很开心的角色之一。看过《YAIBA》的读者应该知道,我同样很擅长画动作场景。但是在柯南的创作中用不上这些技术,而偶尔出现的京极和小兰的动作场景会让我运笔如风。因为平常很少绘制动作场景,所以当在故事中出现的时候就格外震撼。顺带一提,登场人物的名字很多都来自于侦探和小说家,京极这个名字当然是来自京极夏彦老师。在漫画53卷的名侦探图鉴里就画了《姑获鸟之夏》中的中禅寺秋彦(京极堂)。」


「青梅竹马」与「初恋」的最强恋爱喜剧设定

青山老师对恋爱喜剧的爱是深入骨髓的。他甚至说过本来让新一幼儿化就是因为「这样比较容易写恋爱喜剧」。
「新一知道小兰喜欢自己,‘糟糕,想变回去啊!想要恢复身体、把心情传达给她!’虽然这么想却做不到,我觉得这种窘境很棒。并不仅仅是擦肩而过,还有想要守护她却无法做到的不甘,也能够表达出来。」
双方的心意都很明确了,但用普通的方法却无法推进关系发展的焦躁不安。这正是恋爱喜剧的精髓,也是在柯南中随处可见的风景。众所周知,这是受到了安达充的漫画《棒球英豪》的影响。除此以外,还有因为名字和自己相似而拜读的よしまさこ(译注:青山刚昌老师本名的读法为よしまさ)的作品、松苗明美的《纯情疯狂水果》《山田君与佐藤小姐》、末次由纪的《花牌情缘》和椎名轻穗的《好想告诉你》等等,很多少女漫画的名字在脑海中接连浮现。
「我很喜欢少女漫画。也许因为是从女性的视角来描绘的,即使不是恋爱喜剧也很好看。而且我很喜欢她们对女孩子们的坚定和一心一意之处的描绘。我在画女孩子的时候,也会特别注意‘不弱化’。不光是小兰,还有园子、步美和其他女孩子,即使抱有恋心也不会对男性……或者说对其他人过于依赖。虽说女孩子应该更多地被宠爱,但我希望每个角色都有各自的强大之处。」

步美有句名言「一味逃避的话是赢不了的!!」,这句不顾个人安危、将正义贯彻到底的台词,甚至打开了灰原的心防。
「在剧场版的剧本里,偶尔会出现这样的情节,步美一被什么给难住了马上就会说‘我们去找柯南帮忙吧!’但是我笔下的女孩子们首先会自己试着想办法。只有到了实在束手无策的时候才会向他人求助。」
第43卷file.2第43卷file.2

即使是表面上看起来恋爱脑的园子,其实也贯彻了「不弱化」的精神。在《绀青之拳》的预告片里,她喊出了这样的台词:「我才不想被满口谎言的男人保护!」这句话表现了她的自尊,令人心头一震。
「意外地还挺帅的吧?是我想出来的(笑)。说到底,可能是因为我本身就比较喜欢独立的女性吧。我年轻时候喜欢的女艺人也是这样的,比如菊池桃子和中森明菜,还有小泉今日子。我笔下的女孩子们,大概也可以分成像她们这样的三类。比方说小兰就像桃子,灰原像明菜,世良和园子也差不多是类似的情况。」
还有一点,在青山老师的恋爱喜剧中不可或缺的一个要素就是「初恋」。新一和小兰就不必说了,他们各自的父母曾经也都是青梅竹马(译注:2003年的SDB10+中青山表示优作与有希子相遇是因为「有希子出演优作的小说改编电视剧的女主角」,因此此处疑为编辑笔误)。平次与和叶、警视厅内部的情侣、甚至连阿笠博士也同样如此,几乎所有登场人物的初恋对象都是自己的青梅竹马。
「我认为初恋加青梅竹马是最强的设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不忘初心都让人愉悦。虽然白鸟警官被佐藤警官甩了之后和别人谈恋爱,但结果对方其实就是他的初恋;高木警官虽然是佐藤警官的第二任男友,但她的初恋男友已经殉职了。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不会画移情别恋的情节。对了,《迷宫的十字路》里描写的平次的初恋实际上是……这个梗也是我想出来的。我有我自己的坚持。关于阿笠博士是不是黑衣组织成员之一,直到现在还有人怀疑,我想对他们说,如果他是坏人的话,漫画40卷《银杏色的初恋》不就白画了吗?所以,他真的不是黑衣组织成员。这次你们该相信我了吧(笑)。」
顺带问一句,青山老师您的初恋对象是?
「是一个有一头天然卷的女孩子。跟《小甜甜》的主人公有点像,也是那种有自己的坚持,可爱的女孩子。大约五年前我在同学聚会见到了她,被朋友们爆料以前喜欢过她的事,最后一起拍照的时候,我都有点害羞……诶,怎么有点像恋爱喜剧,好羞耻啊(笑)。」


我不想画什么「无人能解」的作案手法

名侦探柯南作为一部优秀的恋爱喜剧,同时也是一部水平极高的推理作品,这是独一无二的。每次在考虑那些精密的手法和机关时,所花费的时间竟然最少都在12小时以上。据说最长的时候甚至花费了两天。
「要想出一些解不开的暗号是非常容易的,只要自己定下一个规则就可以了,问题在于如何使这个暗号让所有人都能解开,却又没有人能在第一时间解开,而且必须要让人们在谜底揭开的同时觉得‘原来如此!’,还要在一个非常巧妙的时机给读者以提示,这些都是非常难的。我和两位责编也是一直在进行讨论,但最后都基本会陷入‘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的困境,这时我们就会进入杂学时间。出乎意料的是,在一些看起来毫无意义的经验之谈或者对话之中获得灵感的情况还不在少数。
「比如说第95卷(总File.1006-1008里的饮水鸟机关,就是在‘说起来现在的孩子们根本都不知道这种东西了吧?’这样的谈话中产生的;用智能手机来代替眼镜这样的手法(总File.1009-1012,也是听说现在确实有人这样做才想到的。
「一个很小的知识点也可能成为构想的头绪,所以像《林先生が驚く初耳学!》(译注:《令林老师惊讶的初耳学!》,专注生活冷知识)、《秘密のケンミンショー》(译注:《秘密的县民Show》,介绍各地活动、风俗习惯与饮食)、《クリームシチューのハナタカ!優越館》(译注:关于‘只有三成日本人知道的事’)之类的杂学类节目,我都会尽可能地收看。」

尽管说作案手法的来源是无穷无尽的,但是会不会有不愿意再去思考手法的情况呢?
「这个没有呢,虽然很辛苦,但是想到一个手法的瞬间比任何时候都高兴。比如修学旅行篇的结尾,就是我在去京都取材时在新干线上,灵光一闪‘可以这样啊!’,便沉迷其中,一鼓作气完成了。而且每次画完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怎么样 厉害吧!’的感觉。
「但是呢……我这些使出浑身解数想出的手法,有时也会很快就被读者识破。第93卷的‘恋爱与推理的剑道大会’中的手法,就是在听说大阪会把Y-Shirts叫做Cutter Shirts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可以用在作品里,结果在杂志发售的第二天就被识破了,毕竟也有关西的读者嘛,出现这种情况也是理所当然的。
「让我不甘心的就是至今为止,所有的手法都被读者识破了。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想去画‘无人能解’的手法,因为所有的事件都可以算是对读者的一封挑战书,我希望这个对决能保持公平。」

保持公平。正是青山先生的这种态度,才使他笔下的角色有一种与之强大能力相符的自负。

从步美到琴酒,都是青山先生的一部分。

贯彻公平精神的青山先生,还有一些其他的禁忌和坚持。
「这一点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就是绝不会让犯人死掉。在第7卷的‘月光奏鸣曲杀人事件’中,我额外刻画的那些内容,就是为了强调这一条戒律。从那开始,也定下了不会有共犯这一条规则。如果有共犯,帮犯人做出了不在场证明,那不是什么犯罪手法都可以成立了吗?我希望想出只有犯人一人也能够成立的犯罪手法。这一点也仅在第48卷‘佛灭日出现的恶灵’中出现了例外,但那也仅仅是想完成犯人是双胞胎这样一个设定而已,而且同样的设定我也不会再使用第二次了。
「还有就是,我想想。就是不会画一些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不会画一些容易被人模仿的手法吧。比如说我不会画那种通过引起过敏反应来杀人的剧情,就是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简单地实施。比如说有人对奶酪过敏,只要在他的食物里加入一些奶酪就可以了,就算暴露也可以用‘我忘记了!’这样的借口来逃脱。虽然极力避免了,但我画出的有些手法可能稍微努力一下也可以做到,不过我自己的心中是始终有一条不能逾越的底线的。虽然主要是凭感觉吧。」
青山先生多次提到了「感觉」一词。听说他在检查新井隆广先生作画的番外作品《零的日常》时,曾说过「总觉得这句台词会让人不舒服」。
「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觉得不行的部分就会让他修改。」虽然无法具体表述出来,但正是在25年的连载中所积累磨练出来的这种感觉,才让故事的细节更具真实性,并且让角色们都更有魅力了吧。
「怎么说呢。嗯,我自己也不知道(笑)。但是,注重细节这一点确实是真的。因为这是一部文字较多的漫画作品,所以对话框的位置,还有文字的排布方式,都是经过我的计算的。毕竟如果一部漫画读起来很费劲的话,那就是没意思的。
「比如为了让即使是初次读这部作品的人,能够在拿起任何一册分卷时都能够体会到其中的乐趣,我们会在一册单行本中收录多个事件。同时,每一话中嫌疑人的信息都会写入黑色方框中。仅仅为了考虑一句台词,也有可能花费数小时的时间。如果你能看到我给角色起名字时候的样子,大概会觉得很有趣吧。
「角色所说出的每一句台词,我都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句一句自己念着亲自体验过的。我会一个人饰演几个角色。在画的时候也是一样,虽说柯南是主人公,但我并不一定会一直以他的视角来进行描绘。我经常把自己想象成当时在画的那个人物。迄今为止出场的角色,包括嫌疑人在内实在是太多了,我也不敢说全都记得,但是基本所有的角色都是我的一部分。从步美到琴酒,都是能够反映出我本人性格的存在。」


平成年代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即使年号改变了也不会结束。

在采访中,青山先生一直是笑着的。仿佛对于《柯南》,对于画漫画这件事的喜爱胜过了一切。能够如此的喜欢一件事,并且在25年间怀抱爱意不曾改变,这是非常难得的事。
「当然了,有时候也会觉得有些厌倦了。但是每当这种时候,一些作品的动画化或者电影化的消息,仿佛都在背后推动着我。时而出现的一些推理电视剧也会刺激我,让我想着‘我是不是也能有这样的作品呢?’
「最开始是《古畑任三郎》(译注:1994年开播的警探推理电视剧),在那之前我认为日本是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悬疑推理剧的,是这部电视剧改变了我的认知。生出‘不想认输!’这样的念头可能也是头一回吧。最近的《刑警弓神》我也挺喜欢的,但最爱的还是《非自然死亡》。从头到尾都是那么的有意思。
「比如说在第三集中,中堂系代替三澄美琴在审判中发表证言的场景我就非常喜欢。中堂这个人很毒舌对吧,他总是做出一副恶人的姿态,却又会淡淡地将事实讲述出来。我也会故意的让柯南说出‘笨蛋’这样的台词,毕竟侦探这种角色,就是毒舌一点才更有说服力。另外,三澄和东海林夕子这两位独立女性之间的友情,也是非常美好的。两个人互相信赖着,却又不会过分的亲密,这样的距离感非常好。而且故事的收尾也十分美妙,以我个人来说,希望他们不要出续集了。因为在大部分的续集中,肯定会有成员死掉的吧。我希望三澄美琴能够永远在那里做她的解剖工作。我希望那样的画面,能够永远存在于我的脑海中。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出了续集,我肯定是会看的(笑)。」

《非自然死亡》的编剧是野木亚纪子。青山先生最喜欢的电视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也是她的作品。
「我曾经认为目前能够同时驾驭恋爱喜剧和悬疑推理两种题材的作家,除了我之外再无他人。倒并不是说我就是第一名,只是单纯认为再没有人能够将二者融合在一起。但是野木小姐就可以驾驭这两种题材,所以我觉得她也可以写出将二者融合的作品。甚至我都希望她什么时候能够为剧场版的《柯南》做一次编剧。
「遇到这些好的作品或者作者,我就会想我怎么能在这里原地踏步呢。我也想画出更多这样的作品,下次我想要挑战那样的作品之类的想法便会涌上心头。所以,即使大家知道了‘那位大人’的真实身份,《柯南》的剧情也还是会继续下去的。担心拥有‘平成的夏洛克·福尔摩斯’这个称号的新一会随着平成时代一起结束的读者们,大可放心。把(称号里的)年号改掉就行了。至少现在我觉得,应该会超过100卷的……(笑)。」

想尽快知道真相,但又想永远看下去。读者们这任性的愿望,青山先生其实很明白。既然青山先生说他的目标是happyend,那他一定会坚持到最后,呈现出一个能够得到读者认可的精彩结局吧!
「总之现在的目标就是画到100卷了。《柯南》这部作品实现了我很多梦想,我暂时想不出什么新的想要做的事情,不过如果有机会能和尾田(荣一郎)对话的话,应该会挺有意思的吧(笑)。估计《海贼王》和《柯南》会在一个差不多相同的时间发行第100卷。现在,在周刊杂志连载漫画的同时,TV动画也在同步播出的,也就只有我和尾田了吧?作为同一类人,我有很多话想跟他谈谈。希望能够在《达·芬奇》实现我的这个愿望(笑)。」




取材/文:立花もも
摄影:山口宏之
(原文图片中摄影作品均还原至本文,其他截图则为银弹菌选放)

图源:YohoYang
翻译:赤木ダブル 桜の木(part1)铁欣 彼方(part2)央木(part3)
校对:麻袋(part1)、小老虎(part2)
编辑:叶汪汪
访谈刊于『ダ・ヴィンチ』(『达·芬奇』)2019年5月号(4月5日发售),未经允许请勿转载。